《警察荣誉》:现实不是“爽剧”

影视剧中我们熟悉的警察,更多是警匪悬疑剧中的警察,他们碰到的都是重大的刑事案件,刑警们常常要深入虎穴,与危险分子进行搏斗;刑侦推理过程,亦充满智识上的较量。因此,警匪悬疑剧中的刑警能够让观众肃然起敬,打心里觉得他们很牛,很了不起。
《警察荣誉》有些不同,它是当前市面上相对少见的聚焦基层派出所民警的剧集,民警们平日里面对的更多是各种各样的民事纠纷,换个词说,就是老百姓各种鸡毛蒜皮的事儿。比如谁家的尿不湿丢了,谁家楼上某种噪音太大了,谁家门锁了但钥匙落屋里了,谁家遛狗不牵狗绳,夫妻间闹矛盾丈夫“离家出走”了…… 民警的主要任务,就是“调解”,按剧里一直提到的“枫桥精神”,即“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有观众说,这剧有点剧版《守护解放西》的味儿,气质还真挺相似的,基层民警一样很了不起。
故事发生地,在一个叫八里河的基层派出所。辖区居民复杂,平日里各种纠纷不少。所长王守一(王景春 饰)经验丰富,运筹帷幄,也深谙各种人情世故,辖区总体上井井有条,派出所上上下下也一条心。 派出所来了四个年轻人,各有特点。李大为(张若昀 饰)机灵,也嘴碎,一张嘴总叨个没完,但底子里是个好青年,平日里活跃气氛主要靠他了。 夏洁(白鹿 饰)是烈士之女,她的苦恼的是派出所的前辈都因为她的身份过于关照她了,她珍视父亲的荣耀,但她也渴望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认可。 杨树(徐开聘 饰)是北大法学硕士,高材生,以第一名考到市局,被派到基层派出所“锻炼”。他有丰富的理论知识,但缺少基层实践经验,这次来基层是一次重要的“补课”。 赵继伟(曹璐 饰)是苦出身,从农村娃一路打拼到成为一名民警,做事勤勤恳恳。有时他认为社区工作太零碎,没啥价值,慢慢地他会改观。 四个年轻人也各有师父。李大为与师父陈新城(宁理 饰)的对手戏最好看,一个话痨、一个不苟言笑,一个主意多老惹人生气、一个又刀子嘴豆腐心,人物关系的张力拉满。 《警察荣誉》的故事主线是四个年轻基层民警的成长,在此过程中穿插基层民警工作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各样事儿,并以此反映基层民警的工作状态。
用四个字概括基层民警的工作特点:不是“爽剧”。
爽剧里会有孤胆英雄,哪怕是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我们的主人公单枪匹马也敢深入虎穴,在枪林弹雨面前毫无惧色,并总能逢凶化吉。
《警察荣誉》里告诉你,没有什么“孤胆英雄”。为了抓一个A级通缉犯,十来个警察出动,全副武装,坐了两辆面包车。李大为一脸困惑,陈新城怼了他:警察又不是去“玩命”的。 明明窃贼的前路已经被铁门挡住,但看到窃贼手里掏出刀,并且铁门对面是小吃街,民警放弃追捕,还对窃贼说“认错人了”。因为窃贼掏出刀的话,警察会有危险;万一窃贼跑到小吃街劫持路人,后果更不堪设想。当然,警察后来还是通过“智取”,把贼给抓获了。 李大为与辅警看到两个劫匪准备逃离,违背师父的命令擅自行动。虽然李大为成功逮捕了劫匪,还是被师父和所长一顿批。所长说,万一任务没成功呢?李大为说他不怕牺牲。所长说,你还带了个辅警,人家辅警一个月两千多陪你卖命? 所长最后说了句乍听上去不那么政治正确的大实话:“我宁可天天到禁闭室里面给你们送饭去,也不愿意年年到墓地给你们上坟去。”
不是“爽剧”,是创作者观念上的一种进步。不再渲染个人英雄主义,不鼓励“逞英雄”,不美化牺牲;而是深刻认识到:警察的命也是命,警察要保护人民,但首先得保护好自己。 不是“爽剧”,亦体现在剧中对民事纠纷的处理上。这也是剧集引发争议极大的点,因为它并未完全遵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逻辑,而更注重调解的结果。只要结果是“矛盾解决了,事情平息了”,也不妨让善退让一步,哪怕恶并未得到足够的惩戒。
非常典型的是从第7集断断续续延续到第10集的一起纠纷。一个老大爷遛狗不牵狗绳,把一个小女孩给吓到了。老大爷遂与女孩的父母——一对年轻的夫妇发生争执。这是老大爷的错,然而老大爷非但不认为自己有错,还讹上这对年轻夫妇,要他们赔钱。显然,这老大爷“为老不尊”,与刁民无异。
警察处理纠纷时,老大爷气得晕倒了,送去医院没啥大碍。第二天,他的子女就把生龙活虎的老大爷抬到派出所,要警察支付医药费。警察有理有据地把他们给劝走了。
老大爷的子女于是赖上那对年轻的夫妇。年轻夫妇自然是不给所谓的医药费——哪门子的道理要他们给钱。老大爷的子女与亲戚就围堵在年轻夫妇的家门口,各种打砸闹,还在门外的白墙用红漆写了大字,把年轻夫妇一家折腾得鸡犬不宁,一家人战战兢兢,都快神经衰落了。 警察怎么处理的呢?王守一早就看出老大爷的家人想讹钱,他第一反应是:让年轻夫妇先搬出去一段时间。
观众看到这里肯定觉得憋屈:怎么地,好人还得让着坏人? 杨树的师父曹建军(赵阳 饰)——一个资深的民警,发现老大爷的外孙吸毒,甚至有以贩养吸的嫌疑,遂以此“要挟”老大爷的家人,总算让他们答应和解了。
怎么地,假若不是老大爷的外孙有“把柄”,警察就拿他们没办法了?
曹建军劝说年轻的夫妻选择和解,双方不要彼此的责任。年轻夫妇就质问:他们到底有什么责任?他们的孩子被狗吓到了,他们被老大爷讹钱,老大爷的家人来各种骚扰……他们没有做错啊,他们为什么要承担责任? 杨树为此与师父发生争执。杨树说出观众内心的困惑:“孙家那帮恶人坏人怎么算?放过他们,法律何在,公平何在?”
但最终的处理结果是:这对年轻的夫妇选择和解。而剧集的价值立场,从王守一到曹建军,也都站在“和解”一方。
在曹建军和王守一的工作经验里,他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老大爷的家人“作恶”了;哪怕有证据了,年轻夫妇与老大爷家人打官司,一打一年半载,时间都耗在那里,老大爷的家人肯定继续不依不饶;哪怕法律判年轻夫妇赢了,以老大爷家人的那德性,他们也不太可能赔礼道歉……那么,年轻夫妇打官司为的是争一口气,可这口气费时费力还不一定争得回来,并且接下来一两年也没安生日子过。
所以,为了让年轻夫妇的生活尽快回到正常轨道上来,他们建议和解。曹建军怒斥杨树说法,“你追求的正义,除了破坏这一家三口的幸福安宁以外,没一点屁用”。王守一也把杨树叫过去,教导他“你到基层锻炼来了,你不管将来怎么发展,最重要的是要学会人情世故……任何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的,连对错也不是笃定不变的”。 总之,这对年轻夫妇之前受的苦就当走霉运,白受了。虽然第11集开篇台词里补了个后续:老大爷的两个儿子涉黑,已经移交到市局刑警队了。但观众的憋屈并未根本缓解:假若没老大爷的家人“那么巧”涉黑呢,面对这种恶人坏人,真只能当走霉运了吗?凭什么让好人让着坏人啊?真拿坏人没办法了吗?
观众内心期待的是“恶有恶报、立即生效”。可那只是一种理想的状况。剧中警察的做法,代表的才是最普遍的现实:无赖有一百种方法折腾好人,能怎么办,只能是绕着走;与无赖有矛盾了,尽量就地调解,能不把矛盾闹大就不闹大,能不进行诉讼就不走诉讼途径。
《警察荣誉》不是“爽剧”,剧中有太多“刁民”,无论老百姓还是警察,常常都拿他们没办法,几乎都是以好人对无赖的妥协而告终。
以编剧赵冬苓的说法,《警察荣誉》“不伪饰,不矮化,不溢美,提出真问题,面对真现实,至于能不能解決,不是编剧的任务”。只是对于现实的“不合理”,编剧是否应该保持质疑和批判意识?虽然“恶有恶报”是理想状况,我们能否因为它还没实现,为了图省事,就向恶妥协、纵容恶人?
并且,编剧是否过分渲染了基层民警的“弱势”?譬如12-13集的剧情里,明明是一个女士扇了夏洁一巴掌,她反而一个劲去派出所闹,要求派出所的人去她家里道歉。派出所也照做了。我们相信剧中的案例可能都有现实样本,可更多时候,在执法者面前,老百姓才是真正的弱者——但剧集只一味强调警方是“弱者”。《警察荣誉》由此引发评价的分歧,固然有人给剧集好评,亦有人认为它严重美化公权力。 但无论如何,都应该承认:《警察荣誉》在创作尺度上有所拓宽,它至少直面了现实的灰色地带,直面现实复杂与斑驳的底色,让我们更深切地了解到基层工作的复杂性。
现实不是“爽剧”,观众或许心有“憋屈”。但愿这股憋屈能够成为我们奋进的动力,探索更为合理的解决路径,而不是把“和稀泥”当“智慧”。假若《警察荣誉》有这样的触动效应,也是善莫大焉了。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