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福音战士剧场版:终》:为26年的梦画一个句点

我依稀记得初中的很多个深夜,守着VCD看《EVA》的情景,躺在绿色的皮质沙发上,眼前的显像管电视上时而闪过粉笔擦出的线条,时而闪过黄昏中平稳行驶的车厢内部。不需要忍耐,也不需要集中注意,那些晦涩的片段,就看进去了。
直到看到剧场版,看着站在街头没有地方可去的年轻人,坐在马桶上独自叹息的少女,在寥寥数人的电影院里对着银幕发呆的人们,屏幕上闪过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活着?是啊,为什么活着?一个中二病患者被击中了,在反复思索影像背后的隐喻和逻辑关系中,找到了追求意义的秩序感和崇高感。若说我在初中阶段尚且受过一点思维上的训练,那多半是因为《EVA》《铳梦》《攻壳机动队》。
那段时光,就停留在LCL之海的海边。在绫波零破碎的巨大头颅的对面,留下的两个人,一个哭着掐住另一个的脖子,用发狠的方式祈求对方的关注,另一个翻着白眼看他,骂他低级。十四五岁的少年,常常就是这样,有一个爱他的母亲,一个缺席的父亲,一种充斥孤独感的生活,和即便用双手扼住也无法把握的生活的意义。就像想要对着整个世界撒娇一样。回想起来,可不就是庵野秀明、日本和时代“三位一体”的叠加态“撒娇”,才诞生了《EVA》。
一个年轻气盛的天才动画人,制作了若干名作也无法使GAINAX扭亏为盈,在自己最著名的TV版动画做到一半时,同时面对电视台和财务的双重压力,加上信仰破灭等个人原因,索性破罐破摔,做出了动画史上最著名的意识流作品。
景气破灭后的日本,重重摔到地上,还没有来得及反思曾经造就“一亿总中流”(全民中产社会)的做法为何突然失败了,就迎面撞上了失去的一代的愤怒,校园暴力事件数、青少年自杀人数逐年上升,虽然催生了无数杰作,但那种压力无处发泄的时代氛围,身处其中,得到的恐怕是暮气沉沉的日益绝望。
那个一切都突飞猛进的时代,唯独人文主义被远远落在了后面,它在弥留之际的喷吐,比苏格拉底的临终剖白要精彩得多,我们至今还生活在它的余韵中,但那种宏大叙事和伟大命题已经终结的平庸感,就像逐渐张开双翼的空天使,缓慢得降下来。说回TV版动画和旧剧场版,虽然整体弥漫着少年意气的愤怒和不愿长大的悲伤,结局是保留了一点希望的,至少还有两个年轻人被留了下来。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两个人象征着什么,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就是不停把路上的石头扔到脑后去。停留在这里,就是一个完整而留有开放式想象的好结局。
于是,就很期待宣布启动新剧场版的庵野秀明,打算做点什么新花样出来。他是能丧出新高度,还是故意摆烂恶心观众,谁也不知道。很少有一部动画片,能做到只要监督站出来说这次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就会有无数人傻傻等上十几年。26年后的近日,总算把关于《EVA》的梦做完了,两个多小时的最终剧场版看下来,觉得庵野秀明不愧是痞子,他还是那么喜欢玩弄观众的期待。
《新·福音战士剧场版:终》居然昂扬着积极向上的氛围,前一个小时尤其如此,我差点以为能在三号村的墙上看到“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标语。他又强行塞进去了一大堆原本没有的设定,把旧世界观里普遍认为只有一件,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物品都弄出了副本,还直接抛弃了S2机关的设定,却造出了一大堆没有头也可以四处走的自律机型。他为了让大家不再纠结看不看得懂故事,让冬月耕造和碇源堂说起了相声,官方背设定,阴谋家自己出来解释为什么要打来福,闻所未闻。本作又塞进了无数的新设定,并且一闪而过,而且有些分明是沾上就算,希望号就象征希望?那初号机和十三号机分别象征希望和绝望又是什么原理?庵野秀明摆明告诉你,设定不重要,听不听得懂没关系,我累了,不想编了,好玩就行。
庵野秀明为了好玩,让投影仪在墙面上打出了历作的标题动画,用3D做出了特摄风味,还模仿了今敏的经典转场……诚如本人在幕后纪录片里所说,并不是在考虑完结,只是想把好玩的东西尽可能塞进去。当然,他最绝的还是几乎拆掉了所有CP。
所有枕戈待旦准备把自己的宗教学大辞典翻出来,好好犯一回考据癖的,守在银幕前等待吃糖的,丧到夜不能寐,想好好哭一场的,准备还没出影厅,就出硬核科幻解析文的,统统没有得到满足。因为不再是有开放式想象的结局,故事被收束得很紧,最后半小时,每一个人物都得到了安排,每一个角色都解开了心结,一切都看起来不一样了,所以旧世界那种压抑而晦涩的氛围被整体冲淡,重启后的新世界里,不再会有人问我们活着为了什么,不再有年轻人在街头陷入彷徨,那是想要追求什么却不知道要追求什么的人,才会有的姿态。在这个时代,总归是要躺平,躺平就释然了,哪里需要想那么多,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无意义感,和对无意义感的自觉接纳。
时隔26年,庵野秀明在这场梦的结尾处贴出了一则启示,上面说少年少女们,该长大了,去承担责任吧,梦做完了,以后不会再有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这不,一个创造了有EVA的世界的男人,在故事的结尾,告诉每一个人,我累了,接下来要去的,是一个没有EVA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连碇真嗣都当起了社畜,你们应该懂要怎么做。这个男人老了,他会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说我可能不适合做动画,会在多人会议时对着设定稿发呆,会对着别人落寞地说这样已经好理解一些了,但也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没有被理解,会在会议时对询问自己意见的同仁说选不出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最好从头再来过。他还在坚持,但倦怠和迷茫肉眼可见,制作3.0时一度崩溃,推翻重来,最后又做了3.0+1.0,算是续梦。
所以他才会在这里郑重其事地用长者的姿态说,去好好生活吧,没有其他要思考的秘诀了,让所有想要为26年的梦画一个完美句点,将意义过度赋予这部动画的,期望这部神作能继续带领自己在意识的世界里继续上升的人,愣在原地茫然失措,因为他分明在说求于外不如求诸己,指望看部动画片就比别人高级?就比别人活得有意义?恍惚间看见这个满头乱发、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好像长了陈丹青的脸,同样不开心地跟你说,忠实自己的感觉,认真做每一件事,不要烦,不要放弃,不要敷衍……救自己……
满足吗?老实说,不满足,但又能怎样呢?人都是会老的。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