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圈老矣,尚能战否?

《披荆斩棘的哥哥》或许创下了一个记录:内地的综艺节目里,这恐怕是粤语出现最多的一档。
陈小春组队时的“古惑仔式拉人”,欧阳靖面对谢天华敬礼喊出“laughing哥”,朱茵用广东话为老公黄贯中加油,黄贯中唱起《不再犹豫》时其他哥哥们的跟唱……种种细节,我想追过港产片、TVB、粤语歌的观众们,或会心一笑,或感慨万千。 这些属于香港流行文化带来的情怀,即便由于up主们的各类再创作让人觉得犹在眼前,但实际上,它们之中最晚的也已经是20年前的作品了。在大家仍然以行事狂放孟浪的角色“山鸡”调侃陈小春时,或许也自动忽略了他本人已经54岁。
作为被香港流行文化影响很深的观众,笔者对他们卖的情怀,其实还是会买单,只是心里也清楚,他们在各类广告、网络大电影,乃至二三线城市的酒吧里,早已把情怀卖过了一轮又一轮,即便在芒果TV国内顶级水准的灯光与舞台之下,让这次的情怀更加容易被贩售,但感动之后也只能叹一句:那个时代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本文也从《披荆斩棘的哥哥》里的几位香港嘉宾谈起,聊聊港圈这些年的“情怀”,究竟还剩下多少。
《古惑仔》:江湖没有新秩序
陈小春、谢天华和林晓峰结伴出现不出意外,三人合唱《友情岁月》更不意外。
至于缺席的郑伊健,则已经逐渐淡出演艺圈,节目首播时,他被拍到与妻子蒙嘉慧牵手同在香港散步,而至于最近一次的演艺圈工作,则是黎明红馆演唱会第六场的嘉宾,两人合唱的曲目想必各位也已经猜到,依然是《友情岁月》。《古惑仔》系列曾经伴随着盗版VCD、录像带与县级电视台渗透到内地各个地区,但受限于题材的原因,这份影响力难以堂而皇之地兑现,铜锣湾五人组一直以“岁月友情”的名义活动,从2013年的红磡体育馆,巡回演唱会开了足有三年,当2015年的电影《煎饼侠》中几个人结尾合体亮相,这份影响力也被推至顶峰。编剧文隽表示过,《古惑仔》系列不再继续拍下去,是因为嘉禾将片库版权卖给了美国华纳,所以该系列的最后一部《胜者为王》,实际上也没有冠之以“古惑仔”的前缀,后来导演王晶试图重启,《古惑仔之江湖新秩序》于2013年上映,口碑与票房双双惨败,且由于电影本身的属性,内地亦无法公映,所以也没有了下文。
《江湖新秩序》里,扮演山鸡和陈浩南大哥大佬B的,其实正是《披荆斩棘的哥哥》里的另一位参演嘉宾黄贯中,只是阿Paul(黄贯中)的履历上,大家都很识趣地不会提及这部不及格的电影作品。
《披荆斩棘的哥哥》似乎是综艺第一次正面提及“古惑仔”三个字,尽管只出现在了介绍字幕中,但相比于曾经讳莫如深地只是以“兄弟情”、“江湖义气”来代替,还是看得出有了不小进步。毕竟,就连岁月友情五人组2018年合体出演的电影《黄金兄弟》,也从未以“古惑仔”的名义宣传。但其实,原版电影中的五人组成员,除了郑伊健加上“哥哥”中的三位,剩下一个其实是朱永棠而非如今的钱嘉乐,而朱永棠本身和陈小春、谢天华,在出道之初来自同个组合“风火海”,朱永棠现在仍然在各个平台的小成本网大里继续古惑仔的故事,未有水花。
《披荆斩棘的哥哥》里,几个人合唱《友情岁月》、后方的大屏幕出现曾经的经典形象时,对笔者来说,唏嘘是多过感动的。即便节目热播,如今也不再有人回顾电影与几个人的变迁,港圈的恩怨纠葛,终归是随着“古惑仔”三个字一起被尘封在记忆中了。正如歌词写的那样,“所有故事像已发生飘泊岁月里”。
Beyond:俾面派对
节目中另一位“情怀选手”是黄贯中,他的出现总不免和Beyond联系在一起,节目中他演唱的《不再犹豫》也成功让全场燃了起来。
在介绍VCR中,提到了由他作词、黄家驹作曲的《俾面派对》,“俾面”在粤语中是“给面子”的意思,意即讽刺彼时的香港娱乐圈的种种派对与活动,具有摇滚精神的Beyond四子并不屑于出席,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次正忙着录音和拍电影,却不得不出席唱片公司安排的活动,于是便作出这首歌来讽刺那时娱乐圈的浮华作风。
不知道曾经的阿Paul,会不会觉得现如今的这些综艺,也是某种程度上的“俾面派对”?
其实Beyond在黄家驹去世之后发行的唱片数量,比黄家驹在世时期更多,用一句简单粗暴的“黄家驹去世后,Beyond已死”,就彻底否定黄贯中、黄家强与叶世荣近十年的努力,是不负责任的。乐队三子时期所创作的《paradise》等歌曲,在Beyond核心歌迷圈里也备受认可。只是这种情怀,真的被榨干殆尽了。
乐队1999年因音乐理念不合解散,又在2003年重组,2005年又一次解散,再接着黄贯中和黄家强以“Beyond双子”的名义举行商业活动,创团元老叶世荣则始终沉默。而三位成员,在这些年始终未能逃过Beyond的影子,不管商演或是综艺,《光辉岁月》、《海阔天空》、《不再犹豫》、《灰色轨迹》一再被唱起。
所有人似乎都保持了默契,没有一个人愿意点破:其实家驹走后,Beyond也是可以存在的。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梁汉文:华星三宝的最后北上
不知道梁汉文算不算是《披荆斩棘的哥哥》的33位嘉宾里存在感最低的一个,节目组对他的介绍是“杨千嬅师兄”,如果真论起辈分,他也是陈奕迅、林忆莲,甚至郭富城的师兄、梅艳芳的师弟。
节目里他提到,有一次自己事业刚有起色,唱片公司便忽然倒闭——梁汉文说的便是华星唱片,刚刚提及的师兄师弟,也是在这家唱片公司的辈分。
华星唱片是伴随着TVB在香港崛起的,它为TVB代理唱片发行,并随着张国荣的加盟势如破竹,一度成为香港最大的唱片公司,与宝丽金(Polygram)并驾齐驱,在香港乐坛分庭抗礼。在巅峰时期,成龙、梁朝伟的唱片发行甚至都交给了华星。
所以TVB新秀歌唱大赛的优胜选手,也会顺理成章地与华星唱片签约,从梅艳芳到郑秀文皆是如此,梁汉文、杨千嬅与陈奕迅的先后加入,也是因为在TVB的歌唱比赛中崭露头角,三个人彼时总玩在一起,小型音乐会也互相帮衬,因此得名“华星三宝”。香港乐坛何时开始衰落?这个问题或许有几百个答案,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粤语歌迷,给到的答案或许会是,从华星唱片的没落开始。
这家本土唱片公司面对外埠四大唱片公司的大举入侵,选择的战略依旧是偏保守的,或许自知实力不敌,华星唱片宁愿捧新人也不愿意打造巨星,这也导致了公司最能赚钱的陈奕迅和杨千嬅相继出走。
很悲哀,梁汉文等到自己成为华星一哥,是在曾经的师兄师弟们纷纷出走的2001年,这一年华星为梁汉文打造了《Music is the answer》的大碟,唱片请到了一众知名音乐人操刀,包括离巢的陈奕迅和风头无两的周杰伦,电台打歌成绩不俗,但就在此时,一直隐瞒经济状况的华星再也支撑不下去,忽然宣布倒闭,遣散了九成员工。
当然需要补充的是,梁汉文与杨千嬅和陈奕迅的情谊,并非仅仅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华星倒闭的十年后,三个人还是合开了华星三宝的Live音乐会,互相翻唱对方的歌——其中,就包括了梁汉文在《披荆斩棘的哥哥》中的《拔河》。
这首歌推出之时,梁汉文与陈奕迅还是华星唱片的师兄弟,歌曲其实很难一个人完成,节目现场梁汉文演唱的版本依稀可辨陈奕迅的合音。梁汉文选择了这首普通话歌曲,而非粤语代表作《七友》、《缠绵游戏》,这件事本身也足够品咂出许多微妙的意味。
而梁汉文太太的加油视频,全程用着不标准的普通话,玩着内地的“跪榴莲”的梗,真的能看出,梁汉文是在认真对待节目,尽最大诚意尊重内地观众的习惯。只是年近五十的他,在港圈没落的当下,或许这次的综艺也并非北上,真的只是想对观众展示诚意了。
不止港圈,台湾演员言承旭也在节目中谈道明寺,每次参加综艺也必然提到《流星花园》,和港圈众星何其相似。
即便看到这些记忆中最闪耀的人们,卖情怀的时间都要比情怀本身还要长,也很难对他们有嘲讽。毕竟同样长大了的我们都知道搵食不易,也都知道,即便喊出再多句“香港电影不死”、“粤语歌不死”,香港流行文化的没落,都是无可挽回的大势。
这些艺人拿着更高的薪酬,在更好的舞台上唱起当年的歌,始终比榨干情怀的网大与商演,对观众是个更体面的交代。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