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理想之城》导演刘进:希望明规则打败潜规则

近日热播的电视剧《理想之城》,豆瓣开分7.7,算是起评分较低的国产都市职场剧中,难得一见的高分。该剧主要讲述如女主苏筱(孙俪 饰)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如何在现实错综复杂的“泥潭”中,面对挑战和困境。不算少见的主题,但“造价师”和建筑行业的这一切入点,还是颇有新意的。然而,据《理想之城》编剧周唯介绍,该项目最初在确定主创团队时,颇费周折,有的团队认为“戏剧冲突”不够,要编剧把女主的身世与她的职场选择挂上钩,让她“深入敌营替父报仇”;有的主创让编剧删减该剧中一些生活化的细节,比如剧中女主遭遇领导和男友双重背叛后,父亲前来探望,送来家里做的饭菜的一场戏,被评价“没什么意思”。几经坎坷,剧本到了导演刘进手里。
刘进曾执导电视剧《白鹿原》《悬崖》《一仆二主》等作品,多次斩获国内电视剧权威奖项,也是今年上海白玉兰电视节电视剧评委会主席。对于项目和剧本的判断,极具独到眼光。
在遇到《理想之城》这个项目时,刘进这几年已有几部都市题材作品在前。他自述,刚拿到剧本时,“一开始也不是太在意,就说发三集回去看看,结果看了三集就看进去了,就让把后面剧本再发给我,我再看看,结果一口气就看完了。”而那场本来“惨遭删除”的送饭戏,被刘进认为“特别好”,给拿了回来。这场女主本来极力在父亲面前掩饰失意,却一回头见到一桌热气腾腾饭菜,瞬间破防落泪的情节,让许多观众深有共鸣。《理想之城》的编剧,也是原著小说的作者,她的一位好友,在建筑行业工作了十几年,其行业经历引起了她的好奇和创作欲,“所以她对这个行业是做了调查,比较了解的。大部分编剧无法深入地写一个行业,那就只能在剧本里谈谈恋爱,而这个故事不是,这是这个戏的可贵之处。”刘进说道。
一句话就击中人心
刘进认为,这个故事里,讲了很多真实的职场生态。“反正我没碰见过那么真实的职场戏,职场就像一个社会,从最基层员工到集团公司董事长,他们的顾虑,他们的所思所想,其实就是大家的一句老话:屁股决定脑袋。通常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很难站到更高的角度,或者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而这个戏做到把每个人的角度都写到了。我觉得真正能看懂这个戏的观众,会看明白很多。”
剧中有这么一个情节,赢海集团的董事长赵显坤(于和伟 饰),要调分公司的干将苏筱来总公司,苏筱不愿意,找赵显坤拒绝调动,此刻赵显坤正在跟助理说工作安排,苏筱便在一旁等候,赵显坤冷不丁地问了她一句:你觉得明年我们跟某钢材集团的协定钢材价格应该是多少?这个定价权,是只有总公司才能有的,分公司没有资格置喙。就这一句话,让苏筱看清了:在总公司这个更大的平台上,她能做成多少在分公司做不到的事。
“苏筱很聪明,一点就透,这一下就击中了她,把她那种作为人的价值感一下激发了,所以她就同意了。”刘进道,“然后我当时看到那一句,一下子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赵远坤太懂人心了,真的就是一击即中。”这种对人心,对人际关系的深度刻画,让刘进认可了《理想之城》。
《理想之城》是用了建筑行业作为故事核心的一个出口,但它要讲的东西,并非局限于行业本身。在刘进看来,职场剧应该“植根于这个行业”:“有这个行业的属性,剧情围绕这个行业写,拿掉了这个行业,故事就不成立”,“但是故事终极表达的东西,还是需要大部分人能共情。如果大家不共情的话,那就成了职场专题片了,不是电视剧了。”
2.5个理想主义者
跟刘进聊到几年前的电视剧《白鹿原》时,他个人觉得,《理想之城》群像式叙事方式,某种程度有点像现代版的《白鹿原》,也是时代背景下真实的众生相。他认为,主人公苏筱坚持的理想,也很符合当下中国的社会环境和时代历程:“社会进步到一定程度,你就要用规则了,你不能再用关系了。”
“大家都知道中国其实是人情社会,吃饭喝酒迎来送往,大家维持人情关系好办事。但当社会文明经济发展到了一定地步,你就是要靠规则办事了。我觉得这个戏在这个时间点上,是一个‘刚刚好’的一个时机。”
“这个戏的终极表达,就是‘明规则打败潜规则’。”在拎出这个主题后,刘进建议编剧将故事时间从2008年挪到当下,虚化其中前些年房地产大发展的背景,把戏剧矛盾集中在集团改革这件事情上。“其实本身戏的表达跟房地产没有太大关系,这个戏是讲人际关系的。只要是中国人都明白,甭管啥时候都是那一套。”
“比如说很多人都有一个习惯,就办一件相对难一点的事,首先想,有没有关系?但你要是有关系,那对于那些没关系的人,你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就不平等了?”
“规则的制定,其实是让大家都公平,社会是有规则的,如果大家都遵守这个规则,那就能让不公平消失。像我是一个特别不爱拉关系的人,我平常宁肯自己在家待着,谁要找我谈事,咱就咖啡馆坐着喝杯咖啡,聊会天就完了。我特别反感酒局,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酒局,那不都是为了拉关系吗?”刘进说道。
剧中,造价师这个职业本身,不像职场剧中常见的律师、老师、医生等职业与普通人生活息息相关,还自带戏剧属性。但不管什么行业,除开专业内容不谈,所有人在职场,面临的事儿,面对的人际关系,是一模一样的。
“苏筱说造价表的干净就是工程的干净,这是她一方的理论,单纯的那一方,其实我相信,大家心里头都有那么一个干净的地方,我们从小受的教育,都是希望我们有一颗干净和正直的心。但可能你进了社会以后,你发现并不都是这样的,然后很多人就被带跑偏了。那能坚持初心,坚持纯粹的人,是非常少见且令人敬佩的,他们很容易在职场里被人挤掉。”在刘进看来,《理想之城》里有两个半理想主义者。苏筱是一个,赵显坤是一个,男主夏明是“半个”,“他的底色是理想主义的,心底里那份纯粹是在的,但为了生存,又不得不服从一些潜在的规则。所以他该‘坑人’就‘坑人’,把这个潜规则玩得特别溜。”
这种“半个”状态比较接近很多普通人的心态,即渴望公平和纯粹,又在大环境中为了生存发展,不得不违背本心随波逐流。
剧中,夏明一开始的目标是公司独立,他觉得独立了就有话语权,他就可以去制定一套公平的规则。然而苏筱跟他讲了一个寓言,说那屠龙的勇士杀死恶龙后,盘踞在宝藏之上,也变成了恶龙。如果不是每个人都尊重明规则,那么即使他从潜规则下的受压迫者,变成明规则的制定者,也会在自身利益和周边裹挟之下,去制定对他有利的规则,“那是没有任何改变的。”
苏筱被排挤后,夏明的舅舅想把她弄到自己公司,夏明说不行,她太干净,她得滚一身泥才能来,“结果人家滚一身泥,依然挺厉害的,依然坚持自己的底线和理想,他佩服苏筱这一点,这是真的了不起。最后他被感召,也成为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 让演员完全信任导演
从宏大如史诗的《白鹿原》,到精致时尚的《精英律师》,刘进一直能游刃有余地根据故事气质精准定位最适合的影像风格。而到了《理想之城》,不见了国产职场剧一向的亮影调、大平光,而是采取高对比度的沉郁影调,服化道、情境设置也褪去都市题材常见的浮华味,小白领逼仄的出租屋,国企味十足的中型企业办公室,女主天天跑工地的运动衣裤穿着,乃至大企业年会上的HR女团舞,皆是普罗大众熟悉的真实情境。
对于这部剧,刘进最想做到的,便是“真实”二字。饰演苏筱的孙俪,除了准确的表演外,从妆造上也无限接近了人物的设定,以至于前期朴素土味的造型,还受到一些观众诟病。
对于孙俪的演绎,刘进十分认可。他提及孙俪是对剧本要求很高,对自己要求也很高的演员,非常敬业,一旦信任导演就会毫无疑问全力以赴。刘进表示,要让演员信服,导演就要看到剧本和整个项目的宏观层面,要走到演员的前面。
《理想之城》在演员剧本围读前,刘进已经和编剧、责编等主创团队一同全剧本围读过两遍了,对于人物、台词都再次做了提升,“把剧本层面该解决的问题解决好。你走到了演员的前头,你甚至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更好一些,他们就相信你了,这样在拍摄的时候,他(她)是一个完全完全信任你的状态,自然会有更默契的合作。加上这个剧本本身的表达是那么完整,人物也写得好。所以大家在创作中,演员把角色完成好就行了,就不会再有别的分歧和偏差了。”
几年前,《白鹿原》播出时,记者过一次刘进,聊到他的少年时代。刘进的父亲是老一辈的电影工作者,自小在电影厂长大的刘进,酷爱看电影,曾经因为趴在院里房顶偷偷看电影,被父亲狠狠教训,他哭得稀里哗啦,还大声嚷嚷着“我就是喜欢看电影”。多年之后,刘进一脚踏入影视工作者的行列,便深耕至今。
如同《理想之城》中的人物一样,他也在试图坚持年少时的理想,试图不改初心。对于影视创作的喜爱,他自认从没变过,自嘲“我也确实也不会别的”,只是到了现在,看待世界的观点更加成熟,在把握人物方面,随着阅历增长也越发的娴熟。
“有喜欢的东西不容易,能一直从事你喜欢的东西,更不容易。”“如果现在能对当年趴在房顶的小朋友说句话,比较想说什么?”采访最后,记者提出这个问题。
刘进哈哈一笑, “没什么想说的,我就觉得挺好的,就这么着,挺好的,趴着吧。”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