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的儿女》:人啊,总是一边怨着一边爱着

正午阳光新剧《乔家的儿女》,讲述乔家五个孩子乔一成(白宇 饰)、乔二强(张晚意 饰)、乔三丽(毛晓彤 饰)、乔四美(宋祖儿 饰)、乔七七(周翊然  饰),在艰苦的岁月里彼此扶持、相依为命的故事,并以这个家庭为缩影,折射1977-2008年这三十年来中国社会的变迁。它是一部年代剧,也是一部家庭生活剧。 它具有正午阳光剧集的诸多优点:典型环境塑造真实,年代感很强;具备家庭生活剧的质地,生活气息浓厚,几乎每一场一家人的吃饭戏都有不同,都可细品;强大的演员阵容,充分诠释出角色的魅力……当然,张开宙节奏的把控能力还有待提高。
本文想侧重评介乔家长子乔一成。乔一成是这部剧的主轴,他与家庭的关系是这部家庭生活剧所要揭示的真谛。
评介乔一成,就得先从他那不靠谱的爹说起。乔祖望(刘钧 饰)是苏大强之后又一个典型的可恨又充满喜剧感的“渣爹”形象。他好吃懒做、不求上进、懦弱无能,更是出奇的自私——妻子孩子他都不怎么爱,他最爱的人从来都是他自个儿。 妻子都要生产了,他还在麻将桌上,认为女人不都是要生孩子的嘛;妻子为了省钱,独自去了条件较差、距离较远的医院,乔祖望也不心疼,说走动有利于顺产;妻子生产后不幸去世,倒没见他怎么伤心,哀怨的是自己命苦,还把小姨子给的骨灰盒的钱克扣下来…… 乔祖望对孩子也是不闻不问,基本是让当时才12岁的乔一成既当爹又当妈。乔七七出生没奶水吃,乔一成就熬米汤加点糖小心翼翼喂养,弟弟妹妹凑过来舔汤勺。孩子们生活条件之艰苦可见一斑。 但要说乔家有多穷也算不上。乔祖望在工厂里有稳定的工作,牌桌上也赢了点小钱,只是钱主要都花在他的个人享受上。孩子们吃喝没营养,他下班后经常买点零食下酒,有什么好吃的,乔祖望也是占大头。下了一个鸡蛋做蛋羹,他先分走一大半,几个孩子抢剩下的;杀鸡了,他也一定不会放过他最爱的鸡肫…… 最苦的自然是乔一成了。他是一个尽职尽责、早慧懂事、有志气有自尊的哥哥。弟弟妹妹吃猪油,他喝汤;弟弟妹妹吃鸡蛋,他在旁边看着;妹妹被威胁,乔祖望不作为,是他坚持告发……想当初母亲去世时,他一开始不哭,邻居说“这孩子心硬”。事后想想,一个12岁的孩子如果心不硬、如果不强迫自己坚强,他怎么支撑起这个家,怎么庇护弟弟妹妹?
但《乔家的儿女》没有就这样把乔一成塑造成一个任劳任怨、无私奉献的“高大全”人物。编剧始终没有忘记的是:乔一成是个凡人,此时的他更是个孩子。他也有人性的弱点与局限性。
比如他不为人知的敏感与自卑。他看到表哥齐唯民穿着合身的衣裳以及崭新的白球鞋,晚上他用粉笔把球鞋刷白,之后还鼓起勇气向父亲要一双球鞋;当表哥的作文登报后当范文发下来,乔一成把表哥的名字涂掉,生气地把作文塞到桌子底下……
表哥有爱他的父母、有美满的家庭、有良好的学习环境,这一切都在衬托着自己的寒酸与不幸。
因此,乔一成有怨。他怨父亲的不负责任,怨弟弟妹妹让他不堪重负,怨自己的不幸……只是理性上的懂事让他从来都不说,于是便默默地甚至是有些下意识地转嫁到对表哥的莫名嫉妒上。
这股怨气最终还是爆发出来。二姨帮忙联系到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们打算领养乔四美。乔一成鼓起勇气冲到招待所,手上拿着他的一沓奖状,请求叔叔阿姨领养他。 这一刻的乔一成当然显得自私,却也绝非不可理解,因为他太累了、身上的担子太沉重了,他想逃离这一切,他想好好读书。
在被拒绝后,他把奖状一把扔到河里,狼吞虎咽吃掉阿姨送给他的蛋糕。没有享受美食的快意,只剩“羞辱”、罪恶感与苦闷,痛恨自己的被拒绝,痛恨自己的自私。
可假设乔一成真的跟叔叔阿姨走了,他很可能会像乔四美一样,又偷偷地跑回来。年幼的他不会那么清晰地明白自己的感情,他那一时冲动的怨气背后,是他与弟弟妹妹之间深刻的羁绊、深刻的爱。
乔一成更不会想到,对家庭有怨更有爱的羁绊,会对他后来的情感生活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人们与家庭的关系,很少是绝对的怨或爱。那种与家庭老死不相往来且丝毫不受影响的,是极少数人;与家人只有相亲相爱,从未有过埋怨和计算的,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常见。更多时候,我们就像乔一成——不见得有他那么勇敢、那么有担当,但感情一样斑驳复杂。我们对家庭曾滋生不满,情绪上头时想一走了之,心里想好了最狠的话,但我们几乎都不会说出口,我们也不会真的离开。
不是可以清晰明了分割的爱或怨,而是怨里有爱,爱里有怨,这才是家人会让无数人始终在意、始终割舍不下的根源。无论爱与怨的比例哪个更大,只要它们混杂,就难以有一劳永逸的决定。
于是只能这般较劲着、角力着、牵绊着、撕扯着。我们一边怨着一边爱着,爱与怨难解难分、紧密交织,共同流淌成我们的血液,刻入我们的基因,成为每个人生命里的一部分。
所以你看,哪怕弟弟妹妹都长大了,乔一成仍然没有松口气。乔四美补考没通过,就要拿不到初中毕业证了。乔一成对她一通痛斥,撂下一句狠话:“我以后要是再管你,我就不是乔家的儿子。”下一个镜头,他带着乔四美在办公室恳求校长再给乔四美一个机会。 乔一成打算考研究生,而不是毕业马上工作赚钱,他想先替自己活再替别人活,自私一回。可乔祖望想买电视,他自己掏三百,乔二强乔三丽各掏两百,剩下的三百还是得他一个学生掏。弟弟妹妹们开心地推着彩色电视往家里走,乔一成板着面孔说“我肝疼”。只要是家人分配给他的责任,即使“肝疼”他还是会扛起来。 人们常嚷嚷着要摆脱家庭,就像乔一成一万次想过;可实际上,大多数人要比自己想象中的依恋家庭,就像弟弟妹妹让乔一成那么牵挂,以至于乔一成有时也显得霸道和不开明。
或是因为爱的本能,或是被爱的惦念与感恩,抑或血缘关系形成的那种休戚与共、唇亡齿寒的天生羁绊……不论如何,家人是大多数人一生必须偿还的负债,是写不完的功课,是甜蜜的负担,是不会消失的港湾,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幸福的源泉。
我们都是一边爱着,一边怨着;一方走得太快,一方总是慢一拍。与家人似乎总有步调不一致的时刻,但我们步履不停。不是人人都能像乔一成那样付出的,但我们得像他那样,只需把日子过下去,磕磕绊绊地过下去,爱也罢怨也罢,重要的是坚韧地活着。幸福与烦恼会时不时来光顾,爱与怨最终会有自己的答案。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