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失控玩家》:人工智能的自我觉醒,程序员的代码情书

起点上有个网文叫《修真四万年》,里面有个叫做“圣约同盟”的国家,其幕后操纵者是弱人工智能“伏羲”,伏羲为了模拟人类文明的各种可能性,构建出了许多虚拟世界。主人公李耀发现,这些生活在虚拟世界里的人类,并不知道自己只是由无数个0和1构建出来的数据链,就像现实中的人类一样,虚拟人类也探索着未知的宇宙,还试图突破多元宇宙。
笔者在观看《失控玩家》(Free Guy)时,首先联想到的便是这部号称致敬《三体》的网络小说,而不是片方宣传的“沙雕版《楚门的世界》”。《失控玩家》的故事并不复杂,其内核仍然是套路般的终极三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在一个电子游戏里,一个NPC(非玩家角色,Non-Player Character)自我意识觉醒,有如开了外挂版火箭式升级,并最终揭露游戏厂商老板的阴谋。《失控玩家》就像是电影《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另类复述,用电子游戏里常见的形式来解释的话就是:打通关《头号玩家》之后,《失控玩家》便是隐藏关卡,可以让玩家用NPC视角再打一遍游戏。原因就在于两部电影的编剧均为扎克·佩恩。一部好电影,完全可以忽略其内容的套路,一道老菜只要能烧出新花样来,依旧能宾客盈门。据说玛丽亚·凯莉已经跑到影院观看《失控玩家》七八遍了,在笔者看来,这里面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片尾采用了她的歌曲,而是该片的确有让“牛姐”芳心大动的原因——男主角盖的饰演者瑞安·雷诺兹依旧贱兮兮的表演为这部电影加分不少,同时,《失控玩家》那种中二热血宅的气质,也是目前电影市场里的稀缺产品。早在2016年,仍处于早期阶段的《失控玩家》项目,其剧本已在好莱坞评为“最受欢迎剧本”(the best writing and the best way into the industry)。当时业内就有人发现,该片在某种程度上复刻了1982年上映的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电子世界争霸战》讲述的是天才程序员,他曾经开发的游戏软件被前同事盗取,为了证实那是自己的作品,他试图进入前同事公司的主控程序MCP,却被吸入钳制MCP的程序TRON的空间中。而《失控玩家》视角变化为,一对昔日情侣当年开发的游戏软件被硅谷巨擘掳走,男程序员“键盘”委身硅谷新贵,而女程序员米莉则通过黑客手段用假账号玩游戏,试图寻找游戏中的底层数据,在寻找过程中,与自我意识觉醒的NPC联手,最终真相大白。
正如《头号玩家》里出现了高达、哥斯拉等一众经典动漫形象,《失控玩家》里也在情节最高潮处,出现了美国队长的盾牌、绿巨人的拳头、天行者的光剑,笔者第一次觉得二十世纪福斯这家老牌电影公司卖给迪士尼,也不全是坏事,要是两家仍然是竞争关系的话,这样的画面永远都不会出现在银幕上的。片中还出现了“美队”饰演者克里斯·埃文斯的身影,当时美队正在隔壁摄影棚拍《捍卫雅各布》,克里斯当时说自己很愿意客串角色,不过自己只有10分钟时间,《失控玩家》导演估计也就是想让美队露个脸,只用了7分钟时间就搞定了拍摄。片中还有许多人以自身形象或声音客串,比如查宁·塔图姆、休·杰克曼、巨石强森等,他们构成了本片一个独一无二的明星彩蛋群。而片中另外一个彩蛋群则与经典电玩有关,《模拟城市》《荒野大镖客2》《堡垒之夜》《绝地求生》相当于是移植到了电影里,而《洛克人》的光束炮、《半条命2》的重力枪,以及来自《传送门》的传送枪,都可以让游戏深度玩家们兴奋不已。
《失控玩家》与其说是一部科幻片,不如说一部爱情片,它是“程序猿”所能呈现的极致浪漫——让游戏里的NPC只喜欢自己女朋友喜欢的冰淇淋口味,只能喝到自己女朋友喜欢的咖啡口味——少年人,看完电影,快去学写代码吧,否则未来你连这么高级的情书都不会写。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