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系主任》为什么成为欧美文化圈“爆款”

网飞8月底推出的《英文系主任》(The Chair)剧短意深,属于“人狠话又多”的路数。播出后在欧美学术圈,甚至整个文化界都掀起了各种讨论热潮。
很多大学、研究机构都组织了线上讨论会,《哈佛公报》(Harvard Gazette)专门采访了联合编剧之一的Annie Julia Wyman,她就是在哈佛的英文系拿到了硕士、博士文凭,保证了故事第一手新鲜、劲爆。看了海报,眼尖的会立马认出吴珊卓(Sandra Oh)——《杯酒人生》《实习医生格蕾》《杀死伊芙》中她都有精湛的出演。一副典型的亚洲人的脸庞,操着不能再纯正的美音,已经先后获得金球奖的最佳女配和最佳女主。
这次吴珊卓领衔的《英文系主任》,延续了之前“职业剧”的套路,但却赋予了女主更平凡、更世俗的人设,让她回归生活,又不得不在巨大工作压力和学术潜规则中找到自己女性、人性、母性的那一面。
“烂番茄”上影评人一致认为,该剧“因为太短反而显得野心太大。但对学术界的洞察以及由 Sandra Oh 富有同情心且生动的表演形成了某种合奏感,确保它绝对值得一看”。《英文系主任》开局就抛出了“惊世骇俗”的大餐:虚构的Pembroke大学的英文系迎来了史上第一位女系主任金智允博士(吴饰演)。
韩裔、有色人种、女性、在传统白人(男性)势力绝对占优的英文系,这是当下美国多么可贵的迟来的“政治正确”,难怪金博士意气风发,拿着带有善意粗口的系主任铭牌把玩不已。
下一秒,主任的椅子就忽地散架了,这个带有双关语的梗(Chair本意是椅子,衍生为主宰者、主任)早早就预示了“女新官上任”注定是一场闹剧。果不其然,第六集的结尾金就以一票之差被罢免。但看似徒然的闹剧却深刻迫切地揭露了女性和少数族裔形形色色的“天花板”困境:亚裔家庭特别是所谓“虎妈”对子女成长、成家的压力;大龄单身女性领养孩子的尴尬;以及最为主要的女性在职场上遭遇的赤裸裸和隐形的歧视。
金智允生在韩国移民家庭,抓周时候就拿了笔,妈妈一直不让她干家务活,总让她去温课。爱好读书,爱好文学,金智允拿到博士文凭,全美1/3的顶尖研究型大学都求着她去应聘,但她选了Pembroke,因为所有她开的条件学校都能满足。
而在这光鲜之下,她大龄未婚,收养的墨西哥裔小女儿不停质疑她可怜的“母性”,因为她从不做饭,冰箱里放满了冷冻即食餐盒。关键是学校里的保守势力并不愿这个女系主任好日子过,逼得她感叹,“不是续任了系主任,而是接了一个定时炸弹,确保在一个女系主任任上爆炸”。《围城》里的方鸿渐曾说,“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虚虚实实,以退为进,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来全有。女人学政治,那真是以后天发展先天,锦上添花了。”他这话是说给苏小姐,苏博士听的,却意在讨好唐晓芙这个大学生。
中外对女人拿高学历都有莫名的兴奋不安,而女博士坐上了系主任更是引来无数风骚。剧中一个重要推动线索就是另一位白人男教授Bill,金和他情愫已久,Bill刚中年丧妻,两人似乎马上水到渠成了。
但Bill在“Death and Modernism”(死亡与现代主义)这门课为了说明“fascism”(法西斯)与“absurdism”(荒诞主义),无意间做了一个纳粹手势,被学生录下发布到了twitter,引发了可怕的抵制潮。
无论他之后讲加缪、贝克特、帕维塞多么发人深省,这个明显违反欧美最敏感意识形态的动作让Bill职业生涯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恶变。而代表着新晋“政治正确”的金主任,则不得不为Bill这件乌龙不停地解释、抗争,在注定深陷的泥潭中不能自拔。现实有时候更讽刺——最近不少美国大学教授都因一句话、一个措辞被社交网络无限歪解,直至解聘,此乃荒诞主义最好注脚。
之所以《英文系主任》得到欧美学术圈、文化圈的高度关注,除了政治正确、女性主义和明星效应之外,还有它高度的真实,甚至有些残酷。
比如,拿到美国大学tenureship(终身教职)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但也异常艰辛,学术上发文章,出版书那是必备选项,还要面临同僚和主任的各种审视,大学毕竟“教授治校”,看似公允的评判制度下充满角力。
剧中新入职的黑人女老师Yaz课程设置新颖,研究一流,让之前白人老教授嘴中枯燥无味的《白鲸记》变得生动、活泼,还联系实际,学生在课上又唱又跳又Rap,寓教于乐。
英雄相惜,金主任力挺Yaz,不仅有学术上的欣赏,背后是女性帮助女性(girls help girls)的情感纽带。但即使这样,Yaz在以白直男掌握主要话语权的大环境下还是寸步难行,最终拿不到终身教职,逼走他校。《今日美国》有评论说“像大多数大学新生一样,《英文系主任》开始时目标非常雄心勃勃,但偶尔也会落空,但总体而言,整部剧还是击中了美国当下种种时弊”;而开头提到的联合编剧Wyman也坦言,创作此剧的灵感来自哈佛时候的所见所闻所想,其所愿是观众笑中有泪地生活下去。
所以在结尾,丢了教职的Bill拒绝和解,要勇敢夺回自己的工作,金问他“你知道你的胜算有多大”,Bill说“少得可怜”。“你能承担得起后果吗?”“不行”。
Bill真心热爱教书,想继续教,但现金只能撑到这周五。金半打趣地说我正好缺个保姆,Bill说你可请不起我,金说我付12美金一小时,Bill一口答应。金只好对连还价也不会的文学教授苦笑释怀,然而这也许就是生活对于善良普通人的补偿。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