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作曲家西奥多拉基斯的一生,是希腊现代史的一道缩影

当地时间9月2日,希腊作曲家米奇斯·西奥多拉基斯(Mikis Theodorakis)因病在雅典去世,享年96岁。
西奥多拉基斯为1964年好莱坞影片《希腊人左巴》(Zorba the Greek)创作的配乐风靡全球。除了创作电影音乐之外,西奥多拉基斯多姿多彩但也多苦多难的一生中,还有着抵抗战士、左翼斗士、流亡分子等多重形象,可谓是过去百年间希腊现代史的一道缩影。西奥多拉基斯去世之后,希腊政府宣布举国哀悼三日,雅典卫城也降下了半旗,文化部长丽娜·孟多尼(Lina Mendoni)沉痛表示,“希腊在今天失去了她一部分的灵魂,米奇斯·西奥多拉基斯,我们的米奇斯去世了。”总统艾卡特里妮·萨克拉罗普卢(Eikaterini Sakellaropoulou)和首相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也都表达了致敬和追思之情。
米奇斯·西奥多拉基斯1925年7月25日出生在希腊希俄斯岛,自幼喜爱音乐。 “二战”期间,德军和意大利军队入侵希腊,17岁的西奥多拉基斯曾加入抵抗组织,为击退侵略者而战。战后,他入读了雅典音乐学院作曲系,进一步受到马克思主义左翼思想熏陶,也因此曾在1946年时被捕入狱,经历百般折磨。不久之后,希腊内战全面打响,获得英美等国支持的保皇党势力占据上风,由原抵抗组织成员所构成的左翼民主军接连失利。西奥多拉基斯也一度沦为战俘,能活下来已属幸运。
1949年10月,希腊共产党宣布战败,内战正式结束。不久,西奥多拉基斯重获自由之身,重新入读雅典音乐学院,并顺利毕业。1950年代初,西奥多拉基斯携妻子一同前往巴黎游学。在此期间,他开始创作各种交响乐作品,渐渐小有名气。
1959年,对现代古典音乐渐生厌倦的西奥多拉基斯,带着对故土的怀念回到雅典。他渴望从希腊民族音乐和乡土文化中汲取养分,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赢得更多普通劳苦大众的喜爱。为此,西奥多拉基斯大胆将希腊传统乐器布祖基琴用于古典乐演奏中,成功确立其个性鲜明的音乐风格。1964年,一方面,西奥多拉基斯成功当选议员,继续在各种场合推进自己的左翼民主理想。另一边,由其担任配乐的电影《希腊人左巴》在欧美各地热映。安东尼·奎恩饰演的左巴,光着脚在克里特岛的沙滩上跳起希腊民间舞蹈的那一幕,令全球观众都熟悉了西奥多拉基斯谱写的这段旋律,而原本被称作瑟塔基舞的这种舞蹈,从此之后有了“左巴舞”的新名称。
然而,希腊国内政局,也在这段时期每况愈下。1963年5月,西奥多拉基斯的好友蓝布拉吉斯(Grigoris Lambrakis)在一次反战和平演说后,被两名受警方所雇的极右翼分子殴打致死。1967年,希腊发生军事政变,独裁政府上台后,头一批被捕的左翼分子里就有西奥多拉基斯,而他的所有音乐作品,也都在一夜之间成了禁歌禁曲。
或许是借了《希腊人左巴》风靡全球的光,迫于国际舆论压力,军政府不久之后便释放了西奥多拉基斯,转而将其软禁在偏远农村的一栋别墅里。1969年,法籍希腊裔导演科斯塔-加夫拉斯将蓝布拉吉斯遇袭案拍成电影《大风暴》(Z),事先两人通过各种暗度陈仓的办法,终于建立起联系。西奥多拉基斯在处处受到监视的困难情况下,完成了该片的配乐,将他对好友蓝布拉吉斯的怀念之情,融于绵绵音符中。1970年,被解除软禁的西奥多拉基斯带着家人再次来到巴黎避难。之后的四年时间里,他带着自己新组建的乐队四处巡回演出,足迹遍布欧美各地,也为西德尼·吕美特执导的《冲突》(Serpico,1973)等好莱坞电影配乐。1974年,希腊军政府倒台,西奥多拉基斯再次回到故土,又因为在苏联问题上的不同看法,受到希腊共产党内部亲苏势力的打压,政治上并不得志。1980年代,已过花甲之年的西奥多拉基斯开始学习创作歌剧,也获得相当成就。
晚年,西奥多拉基斯的健康状况不甚理想,眩晕症常常来袭,双腿也开始不听使唤。医生检查后认定,这些病症是早年数度被捕入狱期间遭到残酷殴打留下的后遗症。不过,对马克思主义始终不离不弃的西奥多拉基斯,仍会坐着轮椅尽可能出现在各种集会上,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因此,他的离世让希腊众多普通民众伤感不已。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