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徐帆的美丽与家常

在这个把电影的动人情节,量化为“哭力”指标的年代,太多电影把“好不好哭”诉之为招徕观众买票的噱头。这就把感动,人类良能这事儿搞得越来越好笑。
拿提醒观众进场前别忘带纸巾,当成中秋节就将公映的电影《关于我妈的一切》的宣传语,不大合适。不是名不副实,而是在早已令人疲劳的辞令面前,失之轻忽。辜负了演员们此次真挚的表演,和我们久违的、自然的感动。
恰如片名所示,“我妈”自然是这部电影的女主。印象里,从十年前的《唐山大地震》之后,演员徐帆就再没有担纲过一部电影的主演。但毫无疑问,在《关于我妈的一切》,她贡献了步入中年后又一次精彩的大银幕表演。《唐山大地震》里,她也演母亲,却被剧本所构架的巨大的戏剧冲突所限——救女儿,还是救儿子?不是常人所历的际遇。她必须早早地起范儿,去演绎角色命定的撕心裂肺和声嘶力竭。
《关于我妈的一切》则不然。这是一部展示普通的中产人家,活在当下的人生困顿之中,如何把一地鸡毛的日子,过得有生趣,活得有尊严的电影。
徐帆饰演的季佩珍,上要面对老年痴呆的婆婆,下要面对疏离逆反的女儿和心生怨怼的胞弟,伴在身边的丈夫又在一次医疗事故中一蹶不振,“甩手掌柜”得过且过。作为撑起整个家庭的中轴,上天又在她的退休之年给了命运里最大的嘲弄——久拖不查,一查就是膀胱癌四期!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而当种种不幸加诸季佩珍的身上,徐帆反而有了充分的表演空间。
接受采访时,她介绍说开拍前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饰演丈夫的许亚军和演女儿的张婧仪集合起来。“拍摄周期就这么些天,怎么捏成一个家?吃饭是最好的黏合剂。我赶紧让助手张罗了一桌饭,就我们仨,‘一家三口’在一起想说什么说什么。点菜都是点自己想吃的。许亚军很会做饭,他点的牛肉特好吃,自己却吃得很少。我和‘女儿’就必须要吃好喝好,不吃饱没劲儿干活,‘母女俩’在这事儿上特对路。”一顿饭掏心掏肺,见心见性,这就是老演员的经验。而徐帆确实也把这份速成的“熟络”带进了剧情。当季佩珍对着女儿吼出那句,“我不管你谁管你?我是你妈!”观众们的第一反应,这不就是我妈吗?这不就是我媳妇吗?这不就是“我”吗?因而迅速地代入了观影情感。
必须说一句,红花也要绿叶衬,徐帆的同代人许亚军,此次出演也极有魅力。片中他看着妻子已经癌细胞扩散的CT造影,喃喃自语,“她这个样子,每次小便都会疼……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泪水噙在眼眶里打转。采访时,我问徐帆,你在《一地鸡毛》《一声叹息》《1942》《唐山大地震》里都演过母亲,此次饰演母亲,想规避掉哪些“程式”?“这是我演过的最冷静的一部戏,之前会沉浸在角色里,这一次我很自然地像个观众一样,站在外面看季佩珍。有了一个距离,冷静地看着角色,反而让我内心有了对她更亲近的感受。”她恳切的回答,转释为戏剧舞台上的名词,大概就是表演维度的间离效果观。饰演一名癌症患者,有些规定动作是少不了的。片中女儿为季佩珍染发,大把青丝粘在梳子上,母亲脸上显出了一丝愠色,索性自己拿起电动推子,推光了满头稀疏的头发。这是片中季佩珍鲜有的一次不再顾忌亲人感受,兀自沉浸在个人情绪中的桥段。
“我不知道导演要怎么拍,差不多就喊停吧。那几天熬大夜,我也有些烦躁。但导演总也不喊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么难看,就特搓火,很烦躁。”徐帆说。
这样的情绪当然是演员私人的,却也是角色该有的。徐帆的解说轻描淡写,却显示了她在布莱希特与斯坦尼间的自由跳转。类似的片场故事,还有戏中她和病友(张歆艺 饰)一道买醉。“我是拿了家里的好酒。不真喝,我演不出一个平常就不会喝酒的人,那种把酒咽下去的感觉,那一下是演不出来的。”而更值得观众去体味的是,徐帆在片中的几次爆发,这点就不多讲了。表演似弓,爆发如矢,弦拉得越满,绷出的劲道才更强。她太善于演绎爆发前的唯唯诺诺和委曲求全了,当观众都替她感到忍无可忍为她着急时,那恰如其分地无须再忍,尤其显出不可妥协的征服感。
其实细细想来,从艺三十年来,演员徐帆饰演的角色大抵有三种面向。
北京人艺委培,中戏表演系毕业,她进人艺没几年,便在话剧《阮玲玉》里挑大梁,这无疑表明于是之林兆华们当年是把原本就有着戏曲功底的徐帆,招来当大青衣培养的。凭借一代名伶摘得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后,徐帆趁热打铁,和冯远征联袂出演了电视剧《月亮背面》,演一位在商品经济大潮中迷失的知识女性。而在夫君冯小刚的电影《甲方乙方》里,那位自怜自艾的过气女明星让观众印象更深。翻开当年的报道,早有媒体前辈称她为“冷面女”。
她把大青衣魅力发挥到极致的,窃以为不是电视剧《日出》里的陈白露,而是一部小成本喜剧片《鸡犬不宁》。徐帆在《鸡犬不宁》里,演开封豫剧院的当家花旦素梅。舞台上的刀马旦闪转腾挪,生活里工资被拖欠的女演员顾影自怜。
有场戏中戏,茶楼里同在一个剧院的女演员为了赚钱唱“粉词儿”。素梅瞥了眼,“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一个搞俩”,把话说得既重又诙谐。之后面对失格的挑衅,她甩手一巴掌,打得又极是利落脆爽。演活了戏台上的女主角,生活中的那份骄傲和刚烈。《鸡犬不宁》里,徐帆还展示了另一大天赋,她可能是中生代女演员里最会说方言的。这又不得不提到她饰演角色的另一个面向——虽然多部电影都同老炮儿导演冯小刚绑定,但徐帆很少演京城大飒蜜,类似电影《不见不散》里的李清。作为演员,她懂得充分利用好自己本色端庄的一面。
近些年来,随着年岁日增,徐帆很自然地开始接演茶米油盐酱醋茶的主妇。“一开始,观众老是觉得我冷。慢慢、慢慢地,大家发现了我其实挺家常的。我本来就是个妈,以后没准还要演奶奶。”《只有芸知道》里的林太太,就已然轧苗头了。就像《关于我妈的一切》片头、片尾翱翔在天际的气象探空气球,徐帆在这部电影里可谓收放自如,气象自生。如果硬要挑点毛病,这话合该说给电影导演和服装,季佩珍或许是自己带“装”进组的,在Max Mara和优衣库间缺少了些视觉上的过渡。
可瑕不掩瑜,看完电影,为人子女、为人父母的观众,大概都会说上一句:徐帆老师,这一次,你老美了。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