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荒野至上》:六位中国顶尖野生动物摄影师的荒野故事

“忙碌、焦虑、疲惫,人们喜欢将这些钢筋水泥命名为都市丛林,或许,这正是因为我们曾经来自丛林、来自自然,来自原始的荒野。”近日,CCTV-9播出的纪录片《荒野至上》开篇这样说道。
《荒野至上》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影视剧纪录片中心推出的一部系列纪录片,共6集,每集25分钟。该片由曾经担任《远方的家》《边疆行》等大型系列节目总导演的周朝永执导,于8月5日-8月10日每天19:23在CCTV-9播出。《荒野至上》不是把野性之美、自然之美,以直给的方式交到观众手中,而是借助中国六位顶尖野生动物摄影师的镜头,将观众的视野和脚步引向大自然。
在“生命的禁区”可可西里,不管是紫外线的强照射与极低温度,还是狼和棕熊的威胁,抑或为拍摄到理想画面的漫长等待,都没有阻拦主人公在荒野中的长期驻扎。纪录片首集《迷恋》记录的,正是摄影师顾莹在生与死之间穿行的故事。与许多自然题材纪录片直接落点“自然”不同,《荒野至上》着眼的是野生动物摄影师在荒野中追逐记录的过程,在沉静的电影质感中,有大量记录顾莹驾车穿越荒漠的镜头,这些孤独、守候、追逐,正是帧帧画面背后常人不可想象的日常。在无人区拍摄珍稀物种,很多时候趴冰卧雪十几天守候都颗粒无收。正如顾莹在纪录片中所言:“青藏高原的动物本身就很难拍,需要长期地坚守在这里,扎根在这里才能拍好。”
记录主人公的感知,再透过镜头留给观众感受的空间,《荒野至上》首集,观众通过镜头语言感受自然的力量。当摄影师用身体焐热机器,拍下藏野驴群和荒漠融为一体,构成平和、愉悦的景色;当长时间拍摄落日余晖中藏羚羊形单影只的画面后,几乎冻僵的她用颤抖的声音说“太美了”……
在摄影师的镜头里,不仅有难以觅得的生灵姿态,更有生命在自然法则中的成长或消亡。在顾莹看来,“拍动物很多内容是不可预见的,所以花时间、花精力不可避免,如果在拍藏羚羊的时候,你就当自己是一只羊。”当主人公的“荒野人生”与普通人的都市视角交汇,《荒野至上》不仅在记录未知的荒野生命图鉴,亦是在勾勒丰富的人生图景。
这部系列纪录片分为《迷恋》《闻声》《寻踪》《守护》《念想》《问道》六集,每集25分钟。作为国内比较少见的以野生动物摄影师为主角的纪录片,《荒野至上》具有一定的题材稀缺性。
在长达150分钟的时空里,顾莹对于可可西里藏羚羊的《迷恋》、徐建对于邦亮保护区东黑冠长臂猿的《闻声》识音;邢睿跨越山脉的雪豹《寻踪》;彭建生身处鸟类天堂的时刻《守护》;董磊常年奔走于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的荒野《念想》;吕玲珑作为自然朝圣者的高原《问道》一一呈现。 六位中国一流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六组穿梭于都市与荒野的生命图像,让人们意识到自然的多样性,以及残酷的自然法则。在地球变暖而导致阿尔金山上的熊不得不放弃冬眠,甚至下山扰民的故事中,《荒野至上》呈现了人与自然的生态链条,引发观众深思。 在《荒野至上》总导演周朝永看来,“他们既是荒野观察者,也是影像记录者,还可以说是拍摄某种野生动物的专家,借助摄影师的镜头,观众能感受到一个真实、生动的荒野。”看《荒野至上》,观众不会像看许多自然纪录片那样,有一种即刻奔赴的冲动,但会不断思考:那些所谓的“荒野”,不是和自己毫无关系、遥不可及的世界,而是与人类息息相关的重要组成部分。《荒野至上》以野生动物摄影师的探寻展开叙述,将自然环境和人文关怀融合在一起,着眼点回落于审视自我。如今,曾一度遭猎杀的藏羚羊、生态退化的可可西里,都像是自然上的一道伤疤,正在逐步恢复。纪录片将这些娓娓道来,触动观众的内心深处,唤醒观众的环保意识。在这一过程中,《荒野至上》选择了一个新入口,以“摄影师”的角度切入,给一部自然类纪录片增加了温情的浓度。
正如纪录片中说的那样:“六位中国顶尖的野生动物摄影师,他们属于都市,却更属于荒野,我们希望用他们的镜头,他们的故事,一起再次感受,荒野一词的真正含义。”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