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后,“文武双全”的神话剧《水漫泗洲》再现舞台

2022年是淮剧一代宗师筱文艳诞辰一百周年,大型神话剧《水漫泗洲》是淮剧一代宗师筱文艳的代表剧目,也是上海淮剧团的保留剧目之一。该剧讲述了水母娘娘和太守之子历经艰险的人神之恋,有动听的唱段、大量的舞蹈和武打场面。1958年首演于黄浦剧场,之后为一代代青年演员传承。1980年,梁伟平等当今淮剧界中坚力量所在“淮三班”毕业大戏就是此剧。1985年作为上海淮剧团保留剧目展览演出开幕大戏上演于中国大戏院,这也是该剧此次复排前最后一次上演。今年,上海淮剧团复排《水漫泗洲》这部大戏,由上海淮剧团最年轻一代的淮剧人挑梁,展示了年轻一代文武兼备的功底,这也是剧团“淮剧学馆制”五年收官之作。顾芯瑜、王俊杰两位青年演员领衔出演该剧。1月21日晚,复排后的该剧在逸夫舞台首次亮相,观众热情极为高涨,所有演出票早早售罄,演出结束,观众热情涌到台前,鼓掌、拍照,为年轻一代淮剧演员叫好。上海淮剧团2017年建立了“淮剧学馆制”, 由淮剧名家亲自示范,进行身段指导、程式规范、声腔训练等一系列教学,并提出“五年规划”,一年一出大戏排演,以演代训。此前已经排演了《白蛇传》《王宝钏》《杨门女将》《赵五娘》4出大戏,而作为上海淮剧团青年队队长的邢娜,亲眼见证了这批90后的青年演员的成长,“这5年,他们从思想上、业务上都有很大进步。”
今年让“淮四班”青年演员首演《水漫泗洲》,作为5年计划的收官之作,邢娜觉得意义很大, “这出剧是筱文艳老师名剧。大概八十年代,‘淮三班”的老师们主演的那次,当时可以说是轰动了上海、苏北两地,然后很多的地方院、团都在模仿、都在学这个戏。所以2021年我们的计划就是把这个戏拿出来,是种传承。“
此次复排导演傅勇敢在当年“淮三班”的《水漫泗洲》版本里饰演二郎神,距离第一次演出相隔42年,他正好从一个刚入团的职业演员,成为了即将退休的淮剧人。他对这部剧感情身后,也十分感慨:   
“我从这个戏出发,开启我职业演员的起点,然又回到这个戏终结束我42年的演艺生涯,我感觉还是蛮有意思的。我们当初排这个戏的时候也是在威海路,后来也从威海路搬出去20年,然后又回来到这个地方再来排这个戏。一样的排练场,但是人员完全不一样。”
傅勇敢说,在排练的过程当中,他想到了我们过去老一辈的老师,“像武筱凤老师、李神童老师把关文戏这一块;然后,武戏这一块有我们的马九童老师、许鸿龙老师、京剧院的阎少泉老师,他们一直在给力的督促我们。我们有责任把淮剧好的东西传承下去,向大师们还有前辈的老师们致敬。”《水漫泗洲》是一个文武兼备的群戏,当年“淮三班”毕业的时候,都是十七八岁年纪,青春朝气。而此次复排的“淮四班”同样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剧中的女主角水母娘娘,因为文戏和武戏的分量都很重,由多个女演员分饰。而这一次,由顾芯瑜一人演完全场,展示了她“文武双全”的艺术功底。
顾芯瑜师从筱派艺术传人施燕萍,并得到昆曲名家张洵澎、京剧名家李国静的指导。她不仅能文能武,功底扎实,而且形象出众,还是一位传统戏曲的“网红”,拥有不少粉丝。5年来,她主演了不少大戏,但这一次,她依然觉得挑战特别大,尤其是武戏。她笑称自己“现在身上每天都带着酒精棉跟创口贴”,“一会身上这里一卡一拉,全部都是血;一会儿又是出手枪打到脸了;要么就是枪打到我脚旧伤的地方,还是蛮坎坷的,每天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对武戏排练来说都很正常,默契这种东西真的是要不断地去练习,都是锻炼出来的。”
谈及5年学馆制度自己最大的改变,顾芯瑜说,“可能就是从一个学生变成了一个能有一点思想的青年演员吧”。此前,“淮四班”的毕业大戏就是《白蛇传》,距离现在差不多十年之久。当时的顾芯瑜在剧中主演白素贞,同样需要能文能武,经历这么多年,她感受到自己有了一些突破:“突破不光是程式化的一些表演,以及身段在老师的指导下也有一定提高,更多的是对角色的理解。自己也会做很多功课了,之后也慢慢发现表演没有对错,就是你自己理解下能诠释出怎样一个人物性格、思想。”
据悉,在五年学馆制收官之际,上海淮剧团未来将继续加强青年演员人才培育,策划推出“三年扶青计划”、“春华秋实季 风华正茂时”淮剧学馆制青年演员汇报演出;聘请名师教学,加强夏季集训和经典剧目青春版排演。此外,邀请本团老艺术家及京昆等兄弟院团的艺术家们、高级舞台技师对青年演职人员进行一对一“传帮带”辅导。同时,邀请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高校教授来剧团授课。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