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邑被征服了!音乐剧《阿兔酱紫》有一群上进的小演员

“他们是我见过的全中国舞台上最棒的小演员!”带领多尔儿童剧团的小演员排练《阿兔酱紫》时,“宝藏戏剧人”刘晓邑忍不住这样感叹。暑假期间,刘晓邑受邀为这群十几岁的小演员编舞,每天都是十几小时的魔鬼式排练,引爆小演员的同时,他没想到,自己也被彻底点燃了,“被他们的热情打动,被他们的真挚打动,没有人喊苦喊累,比很多成年演员都靠谱……我想一直和他们工作下去。”
9月2日-5日,《阿兔酱紫》将在上海大剧院连演6场。
这是一部聚焦二胎家庭和青春期孩子心理的音乐剧。7年级女孩阿紫和一只兔子不期而遇,随之而来一场家庭地震,阿紫为了维护自己作为“大宝”的独立和尊严,策划了一场自赎式的连环计划,事业低谷的爸爸、带二宝远离职场的妈妈,都在手足无措的中国式家长烦恼里重新找回生活的本色……
剧中呈现了阿紫与父母若即若离的关系,对二胎弟弟从抗拒到付出的种种微妙心理。每当阿紫开始想象,都会有多个“幻想”角色出现,那是她内心世界的外化,是青春期的“狂风暴雨”之下,对多重自我的追问。
“青少年看到青春期的矛盾,中年父母看到中年危机,二胎妈妈看到失去自我的烦恼,被忽视的大宝看到的就是那种深深的失落。”探班剧组、看过排练后,心理专家陈默说。剧中的大量内心戏都被编成了集体歌舞,担纲舞蹈设计的正是刘晓邑,“能唱、能跳、能演”,是他对小演员们的集体评价。
“首先他们得会唱歌、会跳舞、会演戏,但每个小演员都没有特意学过舞蹈、声乐,比较纯天然,那些学了很多、痕迹很重的,我不要。”
谈及挑选小演员的标准,导演张忱婷说,来面试最终被她看上的小演员,基本都是未经雕琢的白纸,他们一定要有天赋,但娴熟的技巧是她最不能接受的。选上了,小演员们就要踏踏实实留在剧团,跟着剧目一起成长。
《阿兔酱紫》每天排练12-14个小时,强度非常大,有时候成年演员都会喊累,但小演员们到了晚上十点,依然精力充沛,不肯结束排练。马良在剧中饰演爸爸,被“中年+二胎+疫情+创业”这四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的“前浪”。和小演员们搭戏,他觉得反而比和大人搭戏压力更大,“你得高度集中精力,因为小演员们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新想法、新情况。”
“现在是暑假,很多孩子做完作业会去玩游戏,或者跟小伙伴们打球,但他们都愿意泡在排练厅。”饰演妈妈的陈沁提到了一个触动她的场景,那是她和阿紫的一段母女戏,其他孩子没有因为这段戏和自己无关就走了,都坐在桌子旁边听,听到后来甚至传出哭声。
“他们一直处在一种很上进的状态,作为大人,我会觉得有些惭愧。”陈沁笑说,身边的成年人在排练中也会有一些懈怠,但小演员们从进排练厅到结束,始终都能保持饱满的状态,特别愿意投入。和陈沁对戏时,扮演女儿阿紫的孙嘉忆轻轻松松“一秒落泪”,是怎么做到的?
“我觉得情绪就是要一下子上去,不要慢慢递进,我也会在脑海里预想一下这个角色现在所处的状况。”孙嘉忆说。
主演“幻想”部分的张天宇补充,导演还教过他一个“一秒入戏”小窍门,“就是呼吸要到,然后要预先在脑中铺垫、排演,知道你要面临什么,再加上呼吸,情绪自己就会上来。”有一天晚上,张天宇悟出来一个道理,演戏就和骑自行车一样,会了之后就不用再担心了。
“他们对自己的要求都很高。”有一天,张忱婷指出台词还有一些问题,孩子们都哭了,觉得自己差劲,不肯离开排练厅,盯着她问怎么才能更好。休息时,他们也喜欢找她抠戏,晚上还会给她发消息,甚至小作文,问白天的排练和表演还有没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在音乐剧《隐秘的角落》,马良同样有戏份,“那部剧也有很多小演员,但排练过程中,导演经常要到处去抓小演员,不知道跑哪去了。”马良笑说,两个剧组曾经一起排练,回去后,《隐秘的角落》的制作人鼓励剧中小演员,要向《阿兔酱紫》的小演员多学习。
“我们来排练都觉得很开心!”当被问及为何能如此专注和投入时,小演员们纷纷答道,因为爱。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