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骑士》《丑角》上演双雄会,和慧一晚要演两位女主角

作为“真实主义”歌剧里的代表作,马斯卡尼的《乡村骑士》和翁卡瓦洛的《丑角》常常同台连演,上演“双雄会”。
9月3日-5日,这对“双子星”将以音乐会版的形式,为上海歌剧院、上海大剧院2021-2022演出季拉开大幕,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加盟主演,要在一个晚上里挑战两位女主角。
虽然是音乐会版,舞美置景相对精简,但无论是情景设置还是服装道具,全都精心设计过。超模吕燕的服装品牌Comme Moi加入了《乡村骑士》的排演,会针对几位女性角色的性格特征和命运底色,精心挑选适合的款式作为戏服。一个晚上,和慧要挑战两位女主角
意大利作曲家马斯卡尼的《乡村骑士》是一部情节紧凑的独幕歌剧,开辟了短篇歌剧的先河,意大利作曲家莱翁卡瓦洛的《丑角》则是诸多效仿者里最成功的一部。
两部真实主义歌剧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乡村骑士》讲的是救赎,《丑角》讲的是原罪,把人性最真实的一面通过音乐反映出来。两部歌剧公演即获成功,后来逐渐成为同台连演的黄金搭档。
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受邀主演两部剧的女主角——桑图扎、纳达。自1999年与上海歌剧院合作《乡村骑士》,这是她第二次在舞台上演绎这部作品,同时,这也是她第一次挑战《丑角》。
一个晚上要演两部歌剧、两个人物,且只有20分钟中场休息,对和慧的声音、表演、体力都是很大的挑战。为此,上海歌剧院在彩排时专门对她进行了压力测试,结果很成功。
桑图扎和纳达的性格、境遇截然相反,要求的声音特质也不同,需要歌唱家快速切换情绪状态和声音状态。
《乡村骑士》里,桑图扎的声音更偏戏剧性,这是一个压抑、痛苦、爱而不得的女人,因为心上人被其他女孩占据,在心理上一直处于弱势。
《丑角》里,纳达的声音更偏抒情性,这是一个被好几个男人的爱意包围的女人,年轻、貌美、洋洋得意。
由于《丑角》的戏剧性和音乐更复杂,因此总被安排在《乡村骑士》之后上演。演完桑图扎后,和慧需要立刻将浓重的音色收回来,改变呼吸方式和音色,变身为音色更轻巧、更年轻的“万人迷”纳达。一放一收,极为考验歌唱家的功底和演技。
在排练时,除了对歌唱精益求精,和慧也反复与导演、演员琢磨人物,尝试舞台戏剧动作细节的合理性,探讨如何使表演更加真实,“一板一眼的老式表演已经不再受欢迎了,现在的观众更追求真实和沉浸感,所以我们的表演也要像电影一样让人入戏。”渣男渣女云集,两剧聚焦七情六欲
和慧之外,上海歌剧院女高音歌唱家徐晓英、宋倩也将分别演出桑图扎、纳达。
“桑图扎有着炙热的爱、虔诚但是破碎的心。”徐晓英解读,这个女孩虔诚、单纯,害怕被抛弃,最后由于图里杜移情别恋,心碎了,彻底崩溃。
早在意大利读书时,宋倩就演过纳达,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她对这个角色以及自身声音状态的调整都有了变化,“这是一部需要用哲学思维去理解的戏,因为‘戏中戏’的戏剧形式,舞台上与现实中两个‘纳达’需要不同的戏剧和声音处理,对于人性以及爱情的探讨也需要更多的思考。”
宋倩认为,两部剧都很接近人生,“以前的意大利歌剧都是从希腊神话、贵族英雄的角度写,有一定美化成分。《乡村骑士》和《丑角》的出现,掀起了新高潮,更适合老百姓,因为讲的是人性——人都有七情六欲,爱上一个人没错,但不可以撇开道德和伦理,不能想爱就爱,不要随便搞婚外恋。”
男高音歌唱家薛皓垠、韩蓬分别饰演两部剧的男主角——图里杜、卡尼奥。
“小人物的悲欢是最难塑造的,需要很多细节去支撑。”薛皓垠演过好几次《乡村骑士》里的图里杜,在他眼里,这是一个痞里痞气的村民,用现在流行的话就是“渣男”,最后,他用自己的死,对他给他人带来的伤害进行赎罪。
韩蓬则是第一次尝试《丑角》里的卡尼奥。“我太年轻了,这个角色戏剧张力很大,力量感和情绪都很浓郁,男高音50岁左右去扮演更合适。”虽然挑战大,韩蓬还是慢慢摸到了窍门。
薛皓垠是演“渣男”,韩蓬则在剧中遇到了“渣女”——在“戏中戏”和现实生活中,卡尼奥都被戴了绿帽,最后,他把“戏中戏”的女主角杀死在台上,把情人杀死在观众席,“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在《丑角》里,男中音歌唱家孙砾演的是托尼奥,一个矛盾的人物,“他在舞台上是一个小丑,要逗观众笑,需要展现温暖亲和的形象,但在生活里他是最底层的人,有阴险毒辣的一面。我想把这个人物的复杂多面刻画出来。”
薛皓垠和孙砾都是外援,“上海的歌剧码头很考验人,每次来上海演出都很紧张。”孙砾笑说。 “云指导”不是形式,也不是噱头
“这次的开幕大戏,我们对标的是国际一流歌剧院,乐队使用的是佛罗伦萨五月歌剧院的弓法谱,所有标记都是祖宾·梅塔的御用版本。”许忠说。
《乡村骑士》《丑角》是意大利贝利尼歌剧院的看家大戏,作为该院曾经的艺术总监,许忠与他们排演过多次,“欧洲经典歌剧的演绎有许多门道,哪儿要轻、哪儿要慢、哪儿才是气口,哪儿才是重音,语感怎样与音乐相融……这些在他们几百年的传承当中已经形成了惯例。这次排演,我们对各个唱段、乐段的音乐处理,正是参照了意大利的传统惯例。”
音乐会版歌剧的舞台表演、舞美呈现相对精简,但对音乐的演绎提出了更高要求。为保证品质,许忠从意大利、英国邀来多位国际资深声乐指导、语言指导,通过实时连线的“云指导”,对演员们进行严格训练。
“对意大利人来说,歌剧就是他们的传统音乐。那些演唱上的、演奏上的惯例,早已融入他们的呼吸、血液,以至于一张口、一拉弓,味道自然而然便有了。但对于我们的演员来说,却是相对生疏但又必须熟练掌握的东西。”
从去年的《唐璜》到今年的“双子星”,许忠表示,上海歌剧院通过“云指导”邀请国际专家合作,绝不是为了一个形式、一个噱头,“我们为每一个角色与合唱安排详细日程,从时间到指导内容一一对应,为的就是让演员们将那些惯例,变成自己的演唱习惯。”
“云指导”之外,排练现场还有执行导演张庆新实时把关,青年指挥家张诚杰、艺术指导沈烨等全程跟进。
常年征战国际舞台的和慧,也对“云指导”给予了肯定,“歌剧是来自欧洲的艺术,国外的专家们熟悉每一部经典剧目,对其中的每一处细节处理了如指掌。上海歌剧院邀请到的专家们都非常资深,他们从语言、语感、气息、情绪等方面,都对大家提出了高要求。”
“云指导”同样让首次尝试《丑角》的韩蓬受益良多,“我今年一直在参演中国原创歌剧,‘云指导’帮我唤醒了西方歌剧的记忆,可以更好地调整状态。上海歌剧院请到的coach非常专业,小到谱面的很多细节、大到整体情绪把控,都给我们找到意大利歌剧的原汁原味提供了帮助。”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