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罗朱”、6小时“红楼梦”,文化广场年末大戏来了

“走过十年,‘年末大戏’是我们最长情的一个品牌,也是很多上海观众在年末走进剧场的一个理由,它为我们打开了一道世界音乐剧之窗,也打开了大家的音乐剧视野、音乐剧审美。”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2021年末演出季的发布上,副总经理费元洪动情说道。
9月3日,文化广场一年一度的“年末大戏”揭开面纱,今年共计5台47场,既有文化广场制作出品的两部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粉丝来信》,也有国内院团根据经典文学改编的三台“文学大戏”——话剧《红楼梦》、话剧《四世同堂》、音乐剧《白夜行》。
5台大戏,一戏一格。在全球疫情阻碍国际演艺交流的第二年,今年的“年末大戏”依然主打“中国”二字,由中国人演戏给中国人看。法语版主创跨刀助力中文版“罗朱”
“20年前第一次听到‘罗朱’时,我夜不能寐,太激动了!它抒情起来很抒情,也有荷尔蒙爆棚的部分。”费元洪回忆。法语版音乐剧“罗朱”2001年首演,巡演足迹遍布全球,2012年,文化广场引进法语原版,吹起一股法语音乐剧的新风。
即将在年底亮相的“罗朱”,由文化广场和九维文化制作出品,联手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共同打造,是法语原版首演20年以来,首个官方授权的中文版制作。
今年下半年,原版作曲/作词捷哈·皮斯葛维克、原版编舞/导演卡尔·波塔尔将入境中国指导创排,以保证原汁原味,同时,音乐制作人刘卓、作词人梁芒、音乐剧译配歌特等也将加入进主创团队。11月26日开始,中文版“罗朱”将连演25场。
“三分戏七分演,我们对演员是按‘唱将级’的标准来要求的。”九维文化董事长张力刚介绍,主演将分为三组:第一组由专业音乐剧演员担纲,比如阿云嗄、张会芳;第二组是“好声音”,比如潘虹、黄绮珊;第三组是“青春版”,比如17岁姑娘赵珈婧芸等。
“大学时,我就拿这部戏做榜样,现在终于有机会用中文唱了。”曾经有过很多年舞蹈经历的阿云嘎感慨,剧中有很多高燃的舞蹈部分,没有一定功力还真跳不了,“我的舞蹈现在正在恢复训练,要做的功课很多。”文化广场第五部中文版制作音乐剧《粉丝来信》也将加入“年末大戏”的阵容,明年1月登场。
《粉丝来信》韩国原版2016年首演,被誉为“改写了韩国原创音乐剧历史”。中文版制作将对故事背景、人物角色等进行全方位的本土化改编,把故事背景设置在新中国成立前文学与出版的重镇——上海,讲述一代中国青年才俊对文学艺术的追求和对爱的期待,聚焦人性在亲密关系中的转移与异化。
目前,剧组已经完成演员招募。11月初,白倬铭、崔恩尔、傅祥安、郭耀嵘、胡芳洲、刘岩、舒荣波、孙礼杰、施哲明、于晓璘、张博俊、赵伟钢等演员,将在中文版导演高瑞嘉的带领下,扎进排练里。6小时《红楼梦》讲述家族荣辱兴衰
“年末大戏”中,还有三台根据文学经典改编而来的“文学大戏”——话剧《红楼梦》、话剧《四世同堂》、音乐剧《白夜行》,将名著的魅力注入戏剧。
越熟悉的题材越难下手,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迎难而上,排出了话剧《红楼梦》。全本演出由上部“风月繁华”和下部“食尽鸟归”组成,跨越四个季节,讲述了一个家族的荣辱兴衰。
“《红楼梦》那么丰富,我们在巨著中慢慢摸索和挖掘,主要工作是删减,主线是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情感,各色人物再通过主线串起来。”编剧喻荣军介绍,如何让现代人演出几百年前人的韵味和状态,是很大的挑战,为此,剧中三十多位演员排练了三个月,经历了四次工作坊,希望最大限度地接近人物。
为了呈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剧组在舞美、服装设计上也下了功夫,希望在中国式的极简审美里,做出一种五彩缤纷的白,白得有层次感,“这是一次冒险,我们要对抗观众的习惯,但戏剧就是要冒险、要大胆尝试,不需要把我们都知道的东西放在舞台上。”
剧中还有一处冒险在于演出时长达6小时,如今的观众习惯了看短视频,一部戏超过一个半小时剧组就要紧张了,但喻荣军并不紧张,“《红楼梦》值得做6个小时,值得大家在剧场里呆更多时间。”话剧《四世同堂》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明年1月登场。导演田沁鑫采用“新现实主义”手法,去粗取精,复原了老舍笔下的北京西城小羊圈胡同,讲述了抗战时期祁、冠、钱三家人荣辱浮沉、生死存亡的故事。
“它是一个胡同戏,它是一个群像戏,就是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支持国家度过了最最艰难的时刻。他们有底线,他们绝不做汉奸,他们维护着一家老小,支撑着艰难地去过日子,这是真正的中国人,这就是没有主角的主角。”田沁鑫说。中文原创音乐剧《白夜行》改编自东野圭吾的长篇悬疑小说,由集英社官方授权,染空间出品制作,韩雪、刘令飞领衔主演。
2018年首演以来,这部音乐剧在全国巡演中积累了超高人气,也创造了惊人的票房成绩。明年1月,《白夜行》将回到始发地文化广场,迎来百场纪念演出,原班人马也将回归。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