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志刚忆王文娟:我一直叫她“姆妈”,她一直叫我“儿子”

越剧表演艺术家赵志刚和王文娟曾经是上海越剧院的同事,他们在艺术和工作中有合作,但在生活中,两人情同母子,赵志刚叫王文娟“姆妈”,而王文娟也一直叫赵志刚“儿子”。两人也因拍摄电视艺术片《庵堂认母》结下“母子”缘。获悉王文娟去世,赵志刚深感悲痛,他在朋友圈“痛哭”写道:“说好的100岁,为什么说话不算数。敬爱的文娟老师,您默默地走了。您一路走好。天堂有爱您的道临老师在等您。清晨醒来看到了这样一个噩梦,泪崩。太难受了!”
在接受新闻连线采访时,赵志刚回忆了自己和王文娟老师的过往种种。 新闻:你和王文娟老师有非常多的交往,能和我们讲讲生活中的王老师是什么样吗?
赵志刚:王文娟老师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相处中)不是好像一代宗师的这种身份,她总是像亲人般出现在你的身边,所以我跟王文娟老师之前不是用王老师或者小赵什么来称呼,而是我叫她就是绍兴话的姆妈,就是妈妈的意思,她是叫我儿子,她总是这样叫我的。
我和她也是源于一次艺术的合作,有幸和王文娟老师孙道临老师一起拍摄了专题片《庵堂认母》,我在剧中扮演儿子徐元仔,王文娟老师演母亲,师太。
整个电视片的拍摄过程是我最好的学习过程,我们是在宁波的一处庵堂中拍摄,拍摄是非常艰苦的,因为没有空调。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拍摄期间经常汗都把衣服都湿透了,孙道临老师穿一件汗衫背心,然后一把蒲扇,王文娟老师跟我因为要扮戏的,所以经常衣服一会儿就湿了,就要吹干,然后再继续拍。大热天冒着酷暑,老艺术家对艺术的那种执着让我深深感动。
我印象挺深刻的有几个小故事,一个就是在传统的戏曲舞台上,尼姑的打扮是非常花哨的,但这一次是实景拍摄。王文娟老师和孙道临老师商量之后,把舞台上演员认为最美的部分全部拿掉,穿着素衣素服,就是平时尼姑庵里你看得到的服装,同时头上是钗环全部拿掉的一个普通发型。
我当时脑子里就在想,每一个艺术家在舞台上都是拼命头上要多戴一些饰品,要让自己美丽漂亮,反而是在这部剧中让我看到王文娟、孙道临两位艺术家,他们对戏曲电视和戏曲的这种关系的一种探索,当时给了我很多的启示,我觉得以后我们要是拍这样的电视或者电影,也可以借鉴这样一种方式。
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是王老师的孜孜不倦,比如说在排练拍摄的间歇,她一定是在看剧本背唱腔,以及跟导演探讨下一个镜头如何拍摄,然后不停揣摩自己的角色。一代宗师对艺术的这种执着,真的是让我特别感动。
还有一个小故事,最后一天拍摄最后一个镜头,拍的是最后母子相认,这个镜头我跟王文娟老师最后有一个拥抱,但是拍摄的时间已经到了半夜,接近凌晨3点,最后当我和王文娟老师抱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咯咯咯笑场了,然后孙道临老师觉得不可理解,王文娟老师一个大艺术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笑场,再来一遍抓紧时间。
第二遍拍摄完了以后,王老师又笑了起来,那么孙老师当时就批评王老师了,他说文娟,你看现在几点钟了,大家那么累,你一遍两遍地笑场怎么回?王老师就说了,我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也没有抱过儿子,今天我抱到一个儿子,我特别开心,说完又笑了起来,结果我们受到她的感染,我们大家也笑了起来。
这个场景之后她就开始叫我儿子,我就叫他姆妈。
拍摄结束之后,王文娟老师让孙道临老师在一幅道具画上面给我写了4句诗,然后孙老师又写道:文娟志刚,冒着酷暑在宁波拍摄庵堂认母,精神可嘉。还有一个落款,这幅道具画我也一直珍藏着。
《庵堂认母》的拍摄确实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是1992年,距今也将近要30年,但这些场景历历在目:我们一起拍摄,坐在一起乘凉的那些画面。
《庵堂认母》电视专题片的片头曲,也是王文娟老师专门请我唱的,所以现在有时候听到这首曲子也感到特别亲切。 新闻:王文娟老师让你感觉受益最多的是什么?
赵志刚:我跟王派应该说也是非常有缘,我曾经参加过王文娟老师的流派演唱会,当时王老师一直希望我能够参与。第一次我跟王志萍演了一个《白毛女》最后大春和喜儿相见的那场戏,王文娟老师也是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和表扬。
后来有一次王派演唱会,本来王文娟老师是准备跟我合作演绎一则《武则天》折子戏的,但后来没有成功,我也觉得是一个特别遗憾的事情。
和其他前辈的越剧艺术家们一样,王文娟老师在我整个艺术生涯中间,对我们这些青年演员倍加关心和爱护,一路之上搀扶着我们一路走来,艺术上给了我们很多的提携和指点,生活中也是给予了我们很多的关怀。特别是2010年我和陈湜去杭州发展,王文娟老师这些前辈艺术家一直在背后关心我,不断争取反映希望我再回到上海越剧院的意愿,让我在外面也是特别感动,特别是参加了比如《舞台姐妹情》等上海一些剧目的演出之后,老艺术家们都会发出这样的邀请,王文娟、徐玉兰老师都会说:“好了,你外面玩了一圈了,可以回来了。”希望我回到越剧院继续发挥作用,所以我确实也是比较感到内疚的,但是我想我对越剧的这份心,也一定不会辜负王文娟老师对我的期望。
新闻:在日常的生活中,王文娟老师和孙道临老师都跟你有过什么样的故事可以分享?
赵志刚:生活中应该说交往相对少一些,因为王文娟老师主要是在红楼团,她在做团长的时候,我是在三团,交往相对比较少一些。但后来《庵堂认母》拍摄之后,有一个阶段是走动比较勤的,王文娟老师也会经常邀请我到家里一起吃饭,有什么好吃的,她就会说,“儿子,到屋里来吃吃饭。”
每次她总是会把家里最好吃的拿出来,让我特别感动,就好像回到自己家里的这种感觉。
有的时候会跟老师们一起聚餐聊聊天,然后有的时候会遇到一些困难,比如说对一件事情的决策,或者一个剧目的创作会有一些难题的时候,有的时候也会想,我到王老师那边去一下,听听王老师对我们的一些建议,那么这个时候老师总会想尽办法来帮助我,包括创作上有什么需求。当时有一些剧目我是自筹资金,王老师也会说,我可以去找找企业家,帮你去拉点赞助等等这样。
王老师不只是艺术上关心我,生活中也是无微不至的关心。我跟曹可凡实际上看到王老师都叫姆妈,她也是看到我们俩就特别开心,笑得特别灿烂,笑声不断。这一点来说,我跟王老师之间一直有很多的交往,也是让我感到特别欣慰。
去年疫情之后,我几次要去探望老人家,都因为疫情的关系不能探视。这一年多疫情起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王老师,所以这是我感到特别遗憾的。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