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教结合,高科技助力,“上海模式”打造奥运金牌表现

在东京奥运会赛场上,共有46名上海运动员出征,收获5枚金牌,创造了在历届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至此,上海运动员的奥运金牌总数达到24枚。
运动员在奥运赛场上英姿飒爽的背后,离不开上海青训十年的“慢功夫”。 “体教结合”开枝散叶
在2017年至2020东京奥运会的周期当中,上海共有20家单位被命名为“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其中九家为“国家重点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数量位于全国前列。奥运会冠军钟天使、姜冉馨、张灵、陈芋汐等都是由传统体校培养。
每天上午上课,下午训练四小时。这个场景发生在一所公办小学——上海市徐汇区光启小学。这里同样是奥运冠军陈芋汐、吴敏霞、火亮的母校。
跳水是光启小学“体教融合”战略下的重点培养项目。在与徐汇区体育局紧密合作的基础下,大量徐汇区跳水队的年轻运动员会前往光启小学就读。
和陈芋汐一样,赛艇女子四人双桨项目的金牌得主张灵和陈云霞分别是朱家角中学和七宝中学输送的后备人才。
随着最后一枪打出,来自上海的“00后”小将姜冉馨搭档老将庞伟,夺得东京奥运会混合团体10米气手枪比赛冠军。这是东京奥运会上海运动员的首金,也是上海市奉贤区历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这一切源于痛下决心的改变。
时间回到20多年前,当时的奉贤县在业余训练方面还是一张白纸。求变,成为了共识。当时的奉贤县借着上海举办第八届全运会,奉贤本土承办全运会射箭比赛的有利条件,在全运会结束后就开始开展射击和射箭两个项目的业余训练工作,也为如今这枚金牌奠定了基础。 社会力量崭露头角
社会力量同样是培养人才的重要阵地。乒乓球运动员许昕就来自上海曹燕华乒乓培训学校。
早在1999年,曹燕华就和上海市宝山区教育局合办了曹燕华乒乓培训学校,依托杨泰实验学校为乒校提供学习、训练一体化的九年制义务教育。
作为民间办学的曹燕华乒乓学校与公办学校杨泰实验、上大附中无缝衔接,形成了小学、初中、高中“一条龙”优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体系。
与此同时,“一条龙”培养输送的学生运动员在重大赛事上也斩获佳绩无数。
在8月3日,当21岁的上海选手胡笑笑与24岁的杨学哲,在帆船项目诺卡拉17级比赛中取得第16名时,他们也创造了历史。
这两位年轻人组成的队伍,是一支由社会力量培养起来的奥运参赛队伍,是由民营企业参与承办的国字号队伍,由中国帆船帆板运动协会、上海市体育局和上海美帆三方合力打造,是中国帆船帆板队历史上首支社企共建的帆船队,他们两人也是首次征战该项目奥运比赛的中国队选手。
上海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徐彬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社会力量办训,对上海持续推进竞技体育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为体育插上翅膀
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周期里,恰逢陈芋汐生长发育的高峰期,半年时间里,她的身高从1米46长到了1米54。
对此,上海体育科学研究所配合国家跳水队,开始对陈芋汐进行个性化的膳食评估与指导、机能测试和定期问卷跟踪调查其睡眠和焦虑情况,帮助运动员克服生长发育给身体机能和训练状态带来的种种挑战。
在东京的另外一片水域里,卢云秀在女子帆板比赛中夺金的背后,同样有上海科技力量的支撑。
中国帆船帆板队此次征战东京的技术保障就得益于复旦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的高级实验师朱谦和他的科研团队。为了提供更加精准的有关赛场水文情况的分析报告,朱谦团队在奥运会前一年就前往实地勘察。
两个月里,整个团队天天泡在海上,针对海面上的风速、风向变化和同一个赛场不同位置的海水流速以及流向分布差异进行监测和数据采集。
东京奥运会期间,在常规的防疫措施之外,一款由哥伦比亚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市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院与星际光(上海)实业有限公司共同研发的抗疫设备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
这款被称作222纳米“光疫苗”的设备是一种针对病毒细菌等微生物,尤其是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能实现99.9%杀菌的紫外线消毒设备。和常规紫外线消毒设备不同,这种设备在有效消杀的同时对人体无害。这项技术也成为中国奥运代表团安全出征的助力。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