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团阿富汗选手:离开祖国时就知道回不去了

当他离开祖国的时候,他就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当他离开母亲的时候,他并不知道那已是永别。
8月18日,记者联系到阿卜杜拉·塞迪奇的时候,他正在比利时安特卫普附近的小城维尔赖克开始恢复训练。作为奥林匹克难民代表团的一员,来自阿富汗的24岁跆拳道运动员阿卜杜拉·塞迪奇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开启了自己的首次奥运之旅。
而最近几天,他的身份又显得尤为特殊,因为他的家乡阿富汗再次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随着当地时间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回家”对于塞迪奇来说,成为了一件奢侈品。
8月19日凌晨,隔着手机屏幕倾听着塞迪奇的诉说,封面新闻记者忍不住几度泪盈。
跆拳道,包含着坚韧、意志、百折不屈。7岁开始练跆拳道,冒着生命危险追逐梦想,21岁流亡比利时,直至进入奥运赛场,塞迪奇24岁的人生仿佛历经他人几世的沧桑。
如今,越过山丘,才发现已无人等候。
因跆拳道逐梦奥运 
局势渐乱被视为异端

阿卜杜拉·塞迪奇从7岁就开始接触跆拳道,一直梦想着能够参加奥运会。
起初,出于对儿子安危的担心,母亲并不支持塞迪奇练习跆拳道,这样的想法在塞迪奇赢得第一块金牌时烟消云散。随着实力的增加,塞迪奇开始在比赛中崭露头角,成为了一位在阿富汗有名的运动员。
他也像许多普通年轻人一样,享受过一段平和、快乐的日常。只是,随着阿富汗局势逐渐混乱,一切渐渐变了模样。
跆拳道被视为异端,阿富汗的帮派成员开始攻击一些在本地稍有名气的人,其中就包括作为运动员的塞迪奇。
塞迪奇越来越难以正常训练,甚至不敢随意上街,更不要说穿跆拳道服装。威胁、恐吓,接踵而来,训练,被迫终止。
生存还是死亡?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另寻生路。
2017年,塞迪奇等来了机会。他从网上了解到,在比利时的特卫普,有一家跆拳道俱乐部可以为难民提供专业训练。经过心理的挣扎,为了重拾热爱的跆拳道,塞迪奇选择暂时离开家人、暂时离开阿富汗。
历时4个月逃亡到比利时  
与母亲天人相隔

与家人离别的那个夜晚,因为太过悲伤,塞迪奇甚至记不起母亲为他做的最后一道晚餐是什么样子。
“这是一项让人精疲力尽的任务,有时候我甚至每天要走12个小时。”每每提及那噩梦般的逃亡生涯,塞迪奇如是说。没有飞机,没有火车,全靠步行,多的时候,一天甚至徒步12个小时以上。凭借顽强的意志,塞迪奇花了4个月,终于到达比利时。
中国选手赵帅与塞迪奇的奥运对阵,被形容为“险胜”。卫冕冠军,一个是奥运首秀,两人世界排名差距不小,但塞迪奇却是不容小视的对手。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学会在雨中努力奔跑。
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没有健身房,他就在公园里练习;请不起陪练,他只能将目光所及的任何物品都作为目标。社交平台上,经常能看到他在户外孤独的训练身影。
即便是这样,塞迪奇的跆拳道天赋还是逐渐展现,他一路过关斩将,2019年获西班牙公开赛银牌,2020年获荷兰公开赛铜牌。在2019年曼彻斯特世锦赛上,代表难民队闯入了64强。
2021年6月,国际奥委会宣布了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队的参赛名单,塞迪奇的名字赫然在列。
圆了奥运梦,离祖国却越来越远。
从2017年离开祖国阿富汗以后,塞迪奇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谁知,这竟成永别。2020年,噩耗传来,母亲因为感染新冠肺炎在阿富汗去世。今年6月30日,塞迪奇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文字怀念母亲:“你的名字将永远是我一生的英雄。”
现在,塞迪奇更难回到祖国,他的哥哥、姐姐、弟弟以及很多家人仍旧留在阿富汗,不知道能否再见到他们。
8月19日凌晨,塞迪奇发了一张他手持阿富汗国旗的照片给记者:“虽然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但是我们还是深爱祖国。”
奥运会上最孤独的选手 
除了努力和梦想,什么都没有

“我平时没有陪练,只能自己训练。”塞迪奇这样说道。
其他国家参加奥运会的选手有陪练,有训练营,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塞迪奇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名教练。他的教练阿扎达尼的薪水是塞迪奇用国际奥委会给他的难民运动员奖学金支付的:“这笔奖学金来之不易,所以我一直存着用来参加比赛以及支付训练费用。”
除了奖学金之外,塞迪奇并没有任何赞助商,他每个月的生活费就是依靠比利时政府给难民发放的补助:“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在比利时,如果你没有工作签证的话,是不允许进行工作的,所以我也不能在体育的领域去挣钱。”
在确定能参加奥运会之后,塞迪奇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参加一个在伊朗进行的奥运训练营:“东京奥运会之前一个月,我参加了为奥运会做准备的训练营。训练营里有不少优秀的选手,所以我跟他们一起练习了一段时间。可以说,我只有一个月的备战。”
7月25日在跆拳道68公斤级比赛中,塞迪奇首次上场,面对的正是卫冕冠军、中国选手赵帅,最终塞迪奇以2分之差不敌赵帅。塞迪奇向记者谈起了对这场他唯一参与的比赛的印象:“赵帅是一名非常好的运动员,是一个冠军选手。我跟他的那场比赛,比分咬得很紧,最后时刻,我以20-22输掉了比赛。实际上,我以为他会拿金牌,没想到他在半决赛里输了。参加奥运会绝不是我职业的终点,我还会继续再战的,为巴黎奥运会更加努力。”
对话塞迪奇
虽然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但我们还是深爱祖国

封面新闻:东京奥运会之后你的生活有变化吗?
塞迪奇:
回到比利时之后,我的生活跟参加东京奥运会前没有任何的改变。也许在未来会有一点变化,但是现在我还不能肯定。在比利时,如果你没有合同的话,是不能去打工的,所以我的生活还是老样子。也许过一段时间,我开始恢复训练之后会好一点。走一步算一步吧。
封面新闻:塔利班目前已经进入了喀布尔,你怎么看待这一切?
塞迪奇:实际上,当我离开了我的祖国,我就没想过我还能够回去。现在这个情况,更是不可能了,我再也回不去了。现在的情况真的很艰难,每个人都知道。就算我想回去,他们也不会让我待在那里。人人都知道,他们不会让我回去。
封面新闻:那你还有家人和朋友在阿富汗吗?
塞迪奇:
是的,我的家人都在阿富汗,我的姐妹就住在那里,她经历了这一切。我还有很多朋友也仍在家乡。
封面新闻: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阿富汗代表团男旗手曼苏里·法尔扎德也是一名跆拳道选手,你跟他说话了吗?
塞迪奇:
当然,我们俩之前并没有见过面,但我们俩是网友,所以经常会在各种社交媒体里相互发消息,相互留言。东京奥运会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
封面新闻:我看到过一张你握着阿富汗国旗的照片,你的内心还是很爱国的。
塞迪奇:
虽然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但我们还是深爱祖国,我曾经发过消息,说我非常想念阿富汗。我们只是不能再生活在那里了,但并不代表我们不爱它。
封面新闻:参加奥运会对你来说应该是一种难言的情感,一方面是自己终于圆了参加奥运会这个梦想的快乐,另外一方面则是不能代表祖国参赛的伤痛。
塞迪奇:
是的,很多人都问过我一个问题:“你不能代表祖国参加奥运会是一种什么感受”,是的,还没去东京的时候候我的确想过“为什么我不在阿富汗代表团里?”但是到了东京,我的重心就一直是在比赛本身,我不去想我是代表谁,我想的就是如何去比,如何代表我自己,我在比赛中怎样去表现,这对于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