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姜冉馨:金牌扔行李箱,现在也没觉得自己是奥运冠军

“我到现在都没觉得自己是奥运冠军。”
东京奥运会上摘下1金1铜的上海“00后”小将姜冉馨,对于“奥运冠军”这个头衔,至今仍没有太多感受。
8月20日,姜冉馨结束隔离,回到上海市竞技体育训练管理中心射击射箭中心。在接受采访时,姜冉馨透露了一个细节——奥运结束后,她的奖牌,就被她“卷了卷扔在行李箱里”。
姜冉馨说,射击是一个“学无止境的事情”,自己更在意“追逐冠军的过程”。 被“冷落”的奖牌
一金一铜,初出茅庐的姜冉馨在三天时间里,将自己的名字刻在奥林匹克十米气手枪的历史上。
赛场上的姜冉馨,始终没有太多表情,无论是举枪射击还是站在领奖台,都很难在姜冉馨的脸上看到太多的情绪波动。
但在她看来,这就是射击运动员的特性:“每个射击运动员比赛神情都这样,这是投入的表现,其实我和大家没什么太大区别。”
淡定,是射击运动员场上的必备要素,但姜冉馨却依然把这个特质带到了场下。
印象中,拿到奥运金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激动,比如牙咬金牌,或是把金牌藏在枕下睡觉,是不少运动员会做的事情。
可对于姜冉馨而言,一金一铜两枚奖牌仿佛并不存在。 自己的项目比完,她就忙着收拾行李、核酸检测,像观众一样看其他运动员比赛。奖牌则是被她“卷了卷就扔进了行李箱”。而如今,两枚奖牌既没有精心的包装,又没有挂在某处,而是随意放在盒子里,“冷落”在桌子上。
在她看来,奥运冠军的头衔并没有给她的生活带来太多改变。“找我拍照的人会多一点,”姜冉馨刚说完,又很快加了一句,“只是有人知道,但不是很多。”
她反复强调别人看自己并没有什么变化,实际上或许是她本身并没有太多改变。
“我们这批年轻运动员对奥运冠军头衔不是特别‘在意’,到现在我都没觉得自己是奥运冠军,也没觉得大家认得我。”姜冉馨对记者说。
或许上海射击队手枪组教练王莹说得更加明确:“我这两天还在和几个队员聊,她从参加国家队到现在,并没有因为奥运会把自己摆得很高,她还是原来的姜冉馨。” “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在姜冉馨眼里,奥运金牌并非一开始就预料到的。
“自己毕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对自己的要求没有到一定要争一块奖牌,更多是以学习为主。”结果初出茅庐的姜冉馨,在女子10米气手枪摘铜后,反而更加放松,“拿到铜牌挺开心的,心情也比较愉悦。”
于是,两天后的10米气手枪混合团体赛,她便和庞伟组队一起为中国队摘下一枚金牌。比赛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中国射击队在模拟比赛时,以为日本的靶场很凉爽,因此空调开得比较低,队员也都穿着外套训练。
“但实际靶场超级热,他们说空调坏了。”姜冉馨这样回忆,“全身都是汗,衣服都湿透了。”
温度的变化对于射击运动员来说,不光需要调整心态,同样也要应对枪械的变化,“枪托温度高,握把就会比平时紧,力量可能就不协调。”
但好在,姜冉馨并没有受到影响。
在她看来,奥运冠军只是愿望和目标,“站在赛场上,如果是为了拿奥运冠军去比赛,那就走到错误的道路上了。”
姜冉馨十分诚恳地对记者说:“我追求的不是奥运冠军,而是追逐奥运冠军的过程。” “射击是学无止境的”
奥运奖牌对姜冉馨来说,是自己付出努力的回报。奥运结束后,姜冉馨也时常想起比赛的过程,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姜冉馨更愿称之为“复盘”。
“我还要继续钻研,射击这个项目是学无止境的。只在意表面上的东西,一定无法深入到精髓。”在东京,姜冉馨没法看到自己比赛的视频;一回到国内,她便找到比赛视频开始研究。
姜冉馨这样解释:“射击是一个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的过程。虽然射击动作很简单,但要扣细节就越练越难,不过再到后面坚持就简单了。”年少成名,自然让大家期待她未来的表现。当“是否期待巴黎奥运会”的问题摆在姜冉馨的面前,她赶忙回应道:“这个我真没想过,我喜欢给自己定小目标,三年后的问题太远了。”
但她心中的小目标也很清晰:“奥运会过去了,领奖台下来了,这是全新的开始,要重新研究动作,脚踏实地把每一步走好,为以后打下更牢固的基础。”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