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奥运|维护射箭规则公平,这是技术代表郭蓓的使命

【编者按】
东京奥运赛场,不仅有中国运动健儿争金夺银,更有中国裁判和技术代表的靓丽身影。
在公平问题愈发受到重视的当下,成为一名奥运裁判和技术代表需要哪些资质?奥运赛场的执法体验是什么样的?如何处理赛场的突发情况?
带着这些好奇,将带你走进他们的世界——优秀的执裁能力,同样证明着中国从体育大国迈向体育强国的转变。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是一届极为特殊的盛会,对于参与其中的郭蓓来说也是如此。
作为中国射箭名宿、亚洲射箭联合会副主席,她担任了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国际箭联技术代表工作,为赛事的顺利举办做出了诸多贡献。
2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郭蓓表示,这一次中国射箭队在东京奥运会上的整体表现不是太好,需要进行总结,向射击队、跳水队这样的荣誉之师学习。
而作为国际体育组织的官员,她也提到了积极参与国际体育组织,提升话语权的重要性:“中国应该有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这样的舞台,去担任这样的角色。”一届终身难忘的奥运会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郭蓓被国际箭联任命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射箭比赛的两位技术代表之一,对于赛事的准备工作,也是紧锣密鼓。
然而疫情的到来,打乱了原本的准备计划,最终呈现在世界面前的奥运赛事,也和以往的比赛有了许多不同。
比如,选手除了走到起射线进行比赛时可以不戴口罩,其他时候都必须佩戴口罩;原来排名赛时两人一个靶的安排调整为了一人一靶;高风险国家和地区来的运动员在入境后前三天安排专门的训练靶位等。
“制定了很多的规则,比方说抽签前发生了阳性怎么办;比赛还没开始时发生了阳性怎么办;比赛开始后发生阳性怎么办;运动员阳性怎么办;密切接触者怎么处理;裁判员发生了阳性怎么办……全部都要落在纸上写清楚。”郭蓓说。
而最大的不同,或许还是空场比赛的环境。
“那么好的靶场那么好的看台,那么好的设施却没有一个观众。后来动员一些志愿者坐在上面,还有队伍里的队员,但是总不是那种现场的那种感觉。运动员觉得怪怪的,我们也觉得怪怪的。”
“这是在紧急状态情况下参加的一个奥运会,之前从来没有过,真的是终身难忘。”郭蓓说。 团结精神令人感动
在这样的特殊背景下举办奥运会,从参赛者到组织者,势必都需要付出许多努力,射箭赛事顺利完成,也有郭蓓的一分力。
但让她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在特殊条件之下,所有人身上所展现出来的那种团结互助的精神。
“现在(奥林匹克格言)在更快更高更强后面加了一个更团结,真的是更团结了。所有人都特别遵守规则,接触下来都是很亲切的,见面会用碰拳互相鼓励。”
“有一天排名赛结束以后,一个俄罗斯运动员(因为高温)倒在了靶场中间。旁边两个靶都是其他国家的选手,但大家从教练到运动员都毫不犹豫地跑上去,帮助拿冰袋散热,呼叫医生,真的做得很好。”
比赛期间由于台风影响,奥运会的射箭赛程临时进行了更改,但所有人都紧密配合,让赛程的更改和告知流程没有出现任何意外。赛程延期之后更为密集的比赛,也增加了工作人员的辛苦程度,但是“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除此之外,志愿者的努力和付出也给郭蓓留下了深刻印象:“人人都是面带笑容,服务态度好,非常的阳光。一些管交通的志愿者年纪很大,走路都已经颤颤巍巍,我问他们怎么还要来,他们说这个机会很难得,来当志愿者很开心。”中国射箭队要向其他队伍学习
作为中国射箭运动的名宿和长久以来的助推者,郭蓓对于中国射箭队在奥运赛场上的表现也一如既往地关注。
不过在东京奥运会上,中国射箭队成绩不甚理想,未能有奖牌入账,接受采访时,郭蓓也给出了自己的观察。
“在这个五年的备战周期里面,中国射箭队的实力是有所提高的,成绩也有所提高的。2019年世锦赛中国男子团体拿了冠军,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女队在国内的比赛当中成绩也是很不错的。”
“疫情来了以后参加的国际比赛比较少,这确实也是一个原因。我们2019年就拿满(奥运)名额了,而其他国家(为了拿满奥运名额)始终在打比赛。这个影响我觉得是挺大的。”
除此之外,郭蓓也认为临场发挥的心态非常重要:“临场的发挥和心理品质(培养),在青少年时期恐怕就要做这些事情。”
“中国射击队、跳水队、乒乓球队长盛不衰,这是有道理的。要好好向他们学习,把真正的问题找到,然后去弥补。我觉得不要因为一个比赛没有打好就失去信心。因为这些运动员还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
对于中国射箭的未来,郭蓓依然满怀信心,而对于刚刚开幕的残奥会,她也对中国残疾人射箭队送上了祝福。
“我们国家对残疾人体育的关爱和支撑是其他任何国家不能比拟的。训练场馆非常好,包括器材,也有一批好教练,中国的射箭运动员一定能够取得金牌,取得好成绩。” 参与国际组织,提升话语权
作为一名曾经的运动员,郭蓓对于一代代新生代射箭选手都充满期待,而她自己,也一直在不同岗位上为射箭这项运动做出贡献。
此前,她就以国际裁判的身份参加过奥运会,而从1973年郭蓓从事射箭项目起,这46年间她在体育系统内担任过运动员、教练员、技术官员等不同岗位,涉及到了射箭运动的方方面面。
2001年起,她担任了12年的国际箭联的技术委员会委员,2013年起担任亚洲箭联副主席。在各个不同岗位上的工作,让她更能体验到话语权的重要性。
郭蓓说,作为国际裁判,需要做到的就是公正客观,而作为国际组织成员,则需要积极表达自己的观点。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时候,射箭裁判就我一个女的。(裁判多人住套间)房间全是男的,当时尴尬的不得了,当时天气热,其他人光着膀子晃来晃去的,难过的不得了。”
“后来我就跟国际箭联的裁判委员会主席说,现在男女运动员数量差不多。但是十几个裁判当中就我一个女的。他说你说得对,国际奥委会也提倡性别平等。”
“后来到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时候,女裁判就变成了四个,她们后来看到我都来拥抱,说感谢我去提了建议。”
与此同时,作为国际体育组织成员,也可以在诸如规则修改等项目重大问题上得到发声机会。比如此前担任国际箭联的技术委员会委员期间,郭蓓就参与过规则的制定流程。
“我们制定规则有从安全角度考虑,也有从技术角度考虑,从观赏性角度考虑。国乒老说被国际乒联‘针对’,我们也在‘针对’韩国改规则。比如把轮赛改成淘汰赛,不然韩国选手永远在前面,要让中等水平的队有可能去争冠军。”
“我觉得恐怕这个话语权,比在一场比赛当中执裁,可能对项目的推动和影响更深刻。中国应该有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这样的舞台,去担任这样的角色。”
“现在就有很多人做得很好,我们上海有很多运动员也是可以做到的。”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