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西西帕斯的荒谬言论,就知道网坛疫苗接种率为啥这么低了

当下,美网公开赛正在纽约进行,由于组委会开放了全部看台,人山人海的景象,仿佛令人忘记了疫情的存在。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近日来,美国的单日新增病例数量高达恐怖的20万例左右。而为了应对疫情,美网方面也对观众提出了疫苗要求。
据赛事规定,美网要求所有12岁及以上的观众需要凭疫苗接种证明入场,然而和对观众的硬性要求形成对比的是——球员中却依然有许多人选择不接种疫苗。
据官方统计,当下ATP和WTA的球员疫苗接种率仅有五成,大大低于许多其他体育联盟。作为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体育项目,网球竟成了疫苗的“后进生”。 最需要疫苗的项目,接种率堪忧
相比其他众多体育项目,网球的国际化程度极高,同时在面对疫情之时,也有更高的风险。
由于赛事散布在全世界多个国家和城市,运动员和工作人员需要长期进行国际旅行;此外每一位网球运动员及其团队都是独立运营,很难像足球篮球那样以队伍为单位进行统一管理。
然而,正是在这样一个风险更高的体育项目,新冠疫苗的接种率却大为落后。
在人们的目光聚焦于正在进行的美网期间,ATP与WTA公布了当下球员的疫苗接种率。男子方面,ATP宣称球员的接种率“刚过50%”,女子联盟WTA则表示当下的疫苗接种率“接近50%”。
这样的接种率,哪怕对比美国很多体育联盟也是大大落后。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的女子篮球联盟WNBA在今年6月就达到了球员99%接种率,NBA球员工会也在7月宣称NBA球员接种率达到90%。
美国足球大联盟MLS则在7月份达到了球员接种率95%,橄榄球联盟NFL也于近日宣称球员接种率达到93%,冰球联盟NHL则表示有85%的球员已接种疫苗,并警告称如果未接种疫苗球员被测出阳性,可能会被停薪。 大言不惭的西西帕斯
在明显更需要疫苗保护的网球项目上,新冠病毒给运动员可能带来的后果无疑是严重的,比如失去比赛机会及可能的奖金收入,影响身体状态等。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运动员在疫苗面前选择了迟疑。
比如34岁的法国老将西蒙,就因为新冠病毒而失去了参加美网的资格,不过不是因为他本人感染,而是因为成为密切接触者——他的教练在抵达纽约后被测出新冠阳性。
但在接受法国《队报》采访时,他对于疫苗的态度仍然是不置可否:“我并不完全反对接种疫苗,我只是没有觉得有去接种的紧迫性。”
目前,他因为是密接者而不得不在酒店接受10天的自我隔离,对于已是老将的他来说,这甚至可能是他最后的一届美网——“这不会是你想留下的回忆。”他表示。
不过对于他病毒的态度也并未因此改变:“事实上我并不害怕新冠病毒,我的观点是如果你害怕病毒,你就去接种,如果你不害怕病毒就不用接种,这是个人的选择。”
有类似想法的网球运动员还有不少,部分人的反对态度甚至更加强烈,比如希腊选手西西帕斯。
“对于我这个年纪的选手来说,我不觉得有任何理由接种疫苗。”他还大言不惭地表示,“每个人就可以自行选择。对于年轻人来说感染病毒并非坏事,这样才会获得免疫力。” 来自穆雷的倡议
西西帕斯关于疫苗的言论,不出意外地引发了网球圈的热议,甚至“惊动”了希腊官方。
希腊政府的一位发言人公开批驳西西帕斯,称其“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研究学习经历来发表这样的观点”,并且表示作为被许多人的关注的运动员,应该“在表达类似的看法时谨慎小心”。
其实无论是ATP还是WTA,一直都在鼓励网球运动员接种疫苗。ATP就在一则声明中表示:“(接种疫苗)可以让我们在赛场的防疫限制不用那样严格,这对巡回赛的所有人都有好处。”
不过在持续倡导的同时,两大网球机构也都强调,接种疫苗并非强制性规定,仍然要运动员根据自身情况来选择。
有分析称,网球项目中运动员“各自为政”的状况是疫苗接种缓慢的原因,但与其类似的美国高尔夫巡回赛PGA Tour,其疫苗接种率也在本月超过了70%。
此前,WTA曾定下在年底让球员接种率达到85%的目标,但从目前的进度来看,想要实现还是有一定的困难。
英国球员安迪·穆雷是支持接种疫苗的球员之一,此前已经完成了接种,他就发出了倡议,鼓励更多运动员去接种疫苗。
“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要接种疫苗,是为了保护整个大众。作为全球旅行的运动员,我们有这样的责任去考虑和照顾他人。我很高兴自己已经接种,也希望接下来几个月能有更多运动员加入进来。”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