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新赛季开始了,阿森纳没有退路

14日凌晨,阿森纳将迎战升班马布伦特福德,崭新的英超赛季开启了。
沉沦经年的阿森纳,经过一个连欧战资格都不能获取的赛季后,已经没有太多借口可用了。
那么,在这个砸下了7500万英镑的夏天过后,球队是否会有改变?如果阿尔特塔下课,球队还有多少变招可用? 没有退路的2021
伦敦媒体对阿尔特塔过去18个月的执教,有这样一种点评:“他已经读完了所有外交辞令学习课程……”
这位阿森纳年轻的主教练,在展望新赛季的时候,用的仍然是一口外交辞令:
“极其具备挑战性、但同样也有不可思议的刺激性,”阿尔特塔说,“我还会用几个省略号,以及我们面前会有很大机会……”
这是外交辞令,更是陈词滥调。不论人格魅力,还是执教能力,疫情是阿尔特塔最大的“帮手”——不是疫情的隔离,酋长球场哪怕不会再坐满观众,对他的嘘声必然不绝于耳。
2019-2020赛季幸运地夺取足总杯,极大掩盖了阿森纳俱乐部结构性的问题,以及这位年轻主帅各方面能力的缺失。2020-2021赛季,则是他全面表现的反射。
阿尔特塔许多对公众的表达,都是可以用省略号忽略的。过去一个赛季,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用各种借口来应对外界指责。
你肯定会同情阿尔特塔,但是坐在阿森纳主教练位置上的人,势必要面对各种质疑和挑战。温格后期都躲不过,埃梅里被折磨得灰头土脸下课。
但随即不久,埃梅里在上季欧联半决赛中,用两回合淘汰阿森纳的表现,向大家证明了他和阿尔特塔,谁是能力更强的那个足球教练。
借口、牵强的理由,不可能再蔓延一个赛季。倘若这个没有欧战的赛季,前半程还和上赛季一样,阿尔特塔没有理由在2022年夏天,还坐在这个帅位上。
他面临着巨大的、无退路的挑战。而这种挑战中的许多艰险,部分是他自己造成的。 完全滞后的俱乐部
过去10年,阿森纳作为一个俱乐部,都处在下滑轨迹上,温格勉强支撑,但是在最后失落欧冠席位后,证明希望依靠新球场经营新增收入,来对抗顶级豪门的俱乐部发展构想,已经宣告失败。
压制阿森纳的,不光是欧陆各传统豪强,更是切尔西、曼城这些得到寡头资本或主权基金支撑的新贵。
传统豪门,还会遵循过往职业俱乐部市场化运营逻辑,还会期盼“欧超”这样的超精英化赛事,能缩小自己和新贵们之间购买力的距离。
只是新贵的足球俱乐部经营逻辑,完全没有“营收平衡”的概念。他们投资足球,图谋的是在其他战线或赛道上的利益兑现。曼城、巴黎和切尔西,在转会市场上和皇马、巴萨、曼联、拜仁的竞争,完全是降维打击。
阿森纳更是瞠乎其后。
财力不如人,只能在技术手段上去寻找缩短竞争差距的办法。温格树立起了阿森纳足球的风格,但后期在应对更高快节奏的紧逼、高压足球方面,调整不够灵活。
阿尔特塔的使命,不再是正本清源,所谓恢复“阿森纳足球”——阿森纳地面渗透的细腻华美,属于温格时代,之前格雷厄姆踢的是“1比0主义”。对于一个急需成绩提高来逆转滑坡惯性的俱乐部,哪怕踢得难看,能赢球就行。
过去那个赛季,他显然没能做到。未来这个赛季,他不会有更多借口。
缺席欧战一年,未必是绝对坏事,利物浦和切尔西过去几个赛季都有过缺席欧战一年,然后强势反弹。
利物浦的确是一个可以效仿的榜样——和克洛普相似,阿尔特塔也有着自己明确的足球哲学,可是在执行上,他的地面传控风格,不是出现后场必须传导向前的僵化拘泥,就是前场左右拉扯破门乏术的灵感枯涸。 转会,只是权宜之计
这个夏窗,美国老板还是给了阿尔特塔以及技术总监埃杜不差的支持。
在对布伦特福德首战前,已经投入约7500万英镑,引进5000万英镑身价的英格兰中卫本·怀特、来自比利时联赛的中前卫洛孔加和来自葡萄牙联赛的左后卫塔瓦雷斯。
本·怀特取代的是路易斯、穆斯塔菲、帕帕这几位高龄中卫的位置。和史密斯·罗、蒂尔尼的续约,也证明阿森纳构队,筑基于相对年轻的球员,内核英国本土化。这种趋势,球迷会非常欢迎。
至于美国老板的预算会否更高,能否在关窗前买下一个攻击型中场,至少传闻不绝于耳。
麦迪逊、厄德高都是备选,即便后者整体能力和适应性,不如前者。而收购随同两支球队降级的门将拉姆斯戴尔,是用来应对莱诺想要走人的挑战。
但这支球队最缺乏的,仍然是强硬的战斗精神和团结一致的战术执行力——年轻化在进行,清洗工作则举步维艰,当然这和疫情导致整体转会市场滞涩有关。
托马斯受伤,导致扎卡被留下,只是扎卡看似有战斗精神,其实难堪球队领袖大任。留住他,充其量只是权宜之计。
其他需要清理的诸多高薪高龄者或心有旁骛者,从拉卡泽特、威廉到贝莱林、塞德里克、奈尔斯,阿森纳的判断标准十分混乱——主教练用人飘忽,你不知道他到底是看不上某名球员,还是他在勉强拼凑。
用人不明,战术打法当然不会明确,战斗精神意志,也不可能提高。这种眼高手低的症状,新赛季倘若再度高频发生,会是阿尔特塔执教的瓶颈绝症。 保六争四?
阿森纳俱乐部在2021年5月,又从巴克莱银行完成一笔1.2亿英镑的短期借贷,然而这种专款,不能用于转会市场投入。
很大程度上,这是拆东墙补西墙——年初从英格兰央行借贷的款项,半年内需要偿还。转会关窗前,还会否有阵容补强,克伦克父子是关键因素。
阿尔特塔在不同场合,表达过俱乐部会“无情”清理一队的态度,只是迹象不如他的言辞。埃杜有一定的拉丁足球人脉,但2021年年初任命加里克为足球总监,似乎意味着要和阿尔特塔+埃杜分权平衡的架构调整。
甚至有说法认为,加里克会是阿尔特塔的紧箍咒——这位体育律师,在西布朗时代就积累过很多选帅经验……
球队基本面上,防守端水准是有明显提升的,但定位球防守问题已经延续多个赛季,季前热身赛也大大吃亏。
进攻方面,则大不如前。上赛季奥巴梅杨得分能力下降,很长时间让阿森纳进攻瘫痪,这个赛季能带来改变的,目前看也只是改穿10号球衣的史密斯·罗、萨卡和佩佩。
佩佩具备一流得分手能力,不过得将他推上锋线,才能人尽其用。
赛季第一个月,阿森纳就要面对切尔西和曼城,一个良好的赛季开局,未必能确保一个赛季的良好,但是一个糟糕的赛季开局,肯定会带来一个混乱的赛季。
阿尔特塔如能执教完这一个赛季,应该是阿森纳止住下滑颓势的迹象。
那么,枪手的赛季目标应该是什么?前六是基本目标,前四是超水平发挥目标。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